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知青支青 >

读书是父母赋予我一生取之不尽的财富

时间:2014-08-15 11:30来源:秦桂莲 作者:秦桂莲 点击:
读书是父母赋予我一生取之不尽的财富

     我不知道书中是否有颜如玉、有黄金屋,但我知道,读书,已成为我一生享受不完,取之不尽的财富;我还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不读书了,那就是生命终止了。

    我好读书。 这源于母亲好读书,更源于父亲好买书。好读书的母亲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好买书的父亲是文盲。

    母亲是上海知青,1966年到新疆兵团农五师89团支边,因为小时得过脑膜炎,智商略低,说话有时不着调,在别人眼里就属于“一根筋”,傻乎乎的人,也只好找了一个没有文化,脾气大,岁数也大的男人结了婚。

    母亲的家在上海还是属于“小资家庭”,条件比较好,家里藏书多。小时候读书怎么读也读不好的她,在“笨孩子”的标签下,有空就躲在房子里读书,练唱歌。记得我好小的时候,母亲就在我们的床头,拿着《红灯记》谱子,一遍一遍哼唱她喜欢的选段。在那个没有电视,没有电脑的时代,母亲的歌一直打动着父亲和我们。母亲每四年有一次回上海探家的机会,因为经济困难,每次母亲只能单身带我回上海。去的时候,她两手空空抱着我去。回新疆的时候,背着我的同时,还要整一大箱书。那时的书便宜,最贵不过一两元。只要母亲一回上海,她就嚷着外公给她买小人书、《少年文艺》、《儿童文艺》、《故事会》等,外公也可怜这个不在身边的智障女儿,只要母亲提要求,他基本上都满足。等到我能读书的时候,家里有画面的小人书都被我翻遍了。岳飞、岳云、金兀术……这些历史人物,早烂熟于心了,读书也潜移默化的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启蒙着我,并悄悄地改变着我的一生。

    我记得在四年级暑假,父亲给我们姊妹三个买了七只哈萨克牧民的淘汰羊,整个夏天,我们弟妹还有其他小朋友,在放羊时,掏鸟窝、捡蘑菇、割草、捕蛇、偷瓜……发生许多趣味事,我有时激动地按耐不住自己,偷着在母亲的《沙家浜》乐谱空白处,写了一本自认为了不得的小说《哈萨克的淘汰羊》,读给小朋友听。这一读,我就小有了名气,更喜欢读书。自家的书读的没味道了,就和有书的人换着读。而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食不果腹,又有几家买书?父亲没有文化,可他喜欢看我们读书,听我们讲书里的故事。

    《三国演义》上中下三册(旧白话文版),是父亲把我们暑假放养的七只淘汰羊卖了,又骑自行车到博乐给我们买来的。当时年龄小,读半白话文的文章,磕磕巴巴,只知大意,不求甚解。母亲的文化也有限,有的地方也给我们解释不清楚,父亲在一旁急得只问:“书还有看不懂的?人家古人说,书读百遍其义自现。”为了能让我把书看懂,父亲每天晚上都抽空逼着我读书,还让我大声读,磕巴的地方要求反复读。那个时候,我最怕晚上,最怕看《三国演义》。烦也要读,父亲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精力,更有可怕的脾气,读不好,我就有吃不完的“毛栗子”。一个月、二个月……上册啃完了,中下册就轻而易举的看完了,也不觉得难了。之后,父亲又给我买了《红楼梦》、《老残游记》……书读多了,领悟能力就要高些,弟妹和我一样无论在那儿读书,成绩一直拔尖;无论在那儿工作,都如鱼得水,父母亲常以我们因读书谋到好工作,过上好日子而骄傲。

    书读多了,无论身处何境,日子都过得有味道。我刚工作的时候,在连队种小麦,我想法设法找些关于小麦的书,琢磨小麦的生长发育;结婚了,种棉花,我又研究棉花管理,收入都不菲。后来,又因为自己书读得多,团里公开招聘教师,我拔得头魁,农转干。

    在学校工作,有一点我最喜欢,那就是学校有个好大的、藏书较多的图书馆。没有课的时候,我几乎都是在图书馆里度过,在书里寻找生活的乐趣和智慧。学生们喜欢我的课,大概是上课讲故事多,语言又妙趣横生的缘由吧。

    家里最多的是书,有空没空都要抽空读书。书读多了,思维就驰骋遨游,手就闲不住地要写。写,又让我的工作和生活多了些许味道。 如今,好读书的母亲老了,有时我去看她,寂寞的她开着电视、戴着花镜,甚至有时拿着放大镜在读书,书的内容依旧多是儿童漫画、故事会等;好买书的父亲走了,儿时的书又多在几次搬家中,丢失了,能留在书柜里的,都是些泛着黄的记忆。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