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支边青年 >

天山牧道历险记

时间:2014-11-06 00:27来源:兵团 作者:杨铁军 点击:
天山牧道历险记

     1975 年初春的一天,戈壁滩上狂风呼啸,上海支青郑嗣恩手持皮鞭,无奈地挤出几个字:“又遇上这天气,真倒霉!”这天,他和战友陈枫离开了二师二十一团三连,赶着连里的500 只羊,日夜兼程,向200 多公里外的天山牧区进发。一周后,他们在曲折艰险的天山牧道,开始了新的生活。

      回想当年的经历,67 岁的陈枫至今心有余悸。

      正是这漫长的牧道,曾险些让他们命丧天山。

      那时候,白天郑嗣恩和陈枫在山里放牧,晚上他们为了让羊群免遭恶狼的袭击,还得轮流站岗。

      到了9 月末,他们要按计划赶在大雪封山之前,把羊群赶回到团里。返回途中,海拔3000 多米的松树大板横在他们面前。在陡峭险峻的山路上,羊群逆势而上,排成了长队,陈枫和郑嗣恩跟在羊群后,牵着马,艰难前行。

      此刻,乌云在天空中聚集,随西北风席卷而来,气温骤降,陈枫他们感到阵阵寒意。灰色的云层掠过了山顶,大片的雪花飘落下来,短短几分钟内,松树大板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了。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吞噬了道路,羊群顿时迷失了方向,一步也不肯向前,任凭他们如何驱赶也无济于事。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如果暴雪下个不停,我们肯定会被困在这里……”郑嗣恩急切地对陈枫说。

      两人必须尽快翻越松树大板。然而,由于风力过大,加之马匹受惊不敢动弹,陈枫只得用尽全身力气拽着马匹前进,先趟出一条小路来,让郑嗣恩在后面驱赶羊群。

      深夜,山里死一般寂静,严寒中,似乎连空气都要凝固了。暴雪越来越猛烈,已没过了两人的膝盖。陈枫他们每走一步,都无比艰难,羊群也无法挪动一步了。他们被迫停下,无助地呆在原地。饥饿、劳累和寒冷的交替着向他们袭来,他们在风雪中瑟瑟发抖,如同行将就木,心头充斥着对死亡的恐惧。

      “离开上海11 年了吧?家乡的秋天一定很美。

      记得小时候,母亲带我……”陈枫自语道。“怎么?

      到兵团来,你后悔了?”郑嗣恩抢过话茬儿,他的牙齿在不住地打颤。“有什么可后悔的!到这里来,是我自己选择的。”“说心里话,我也很想家,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我相信,雪一定会停的,只是在这大山深处,渺无人烟。万一……”“别多想。天亮了就好了,坚持,我们不会死……”

      五六个小时过去了。两个黑影在不远处移动,陈枫立刻警觉起来。他下意识地喊出来:“谁?”“真没想到,这儿还会有人。”“……是我们,二十一团十连的!”等对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来,陈枫他们才看清,原来是两位牧工,其中一位是大胡子,另一位是瘦高个儿。他们也在暴风雪中迷了路,现在仅剩下几十只羊了。

      饿的时候,他们就啃干馕充饥,随身携带的水早就没了,口渴了就只好吃雪团。为了保暖,他们背靠背坐在一起,蜷缩在羊群中间。他们都已疲惫不堪,但在这风雪之夜却不能睡去,相互提醒着:

      “千万别睡着。要是冻死在这里,咱们再也见不到亲人了!”

      黎明时分,雪终于停了,启明星在天空中闪着寒光。他们继续前进,陈枫他们牵着马,在前面开路,另外两个人在后面驱赶羊群。正午时分,他们四人终于翻越了松树大板。

      山下,他们发现了许多羊的尸体,以及一些走散了的、但幸存下来的羊只,它们全身战栗,叫声凄惨。“看得出,这些羊肯定不是一家人的。不能让它们死在这里,先不管是谁的羊,救出来再说。”为了便于区分,他们给这些“捡”来的羊用油漆分别画上了记号,共有560 只,比他们放牧的羊还要多。

      在穿越一片松树林时,陈枫蓦然止步:“快看,那儿躺着一个人!”大家走上前去,只见一位中年男子紧闭双眼,横在雪地里一动不动,早已没了脉搏。“是他?十连的赵文智!”大胡子瞪大了双眼。

      在茫茫雪地之中,他们简单安葬了赵文志后便继续赶路。

      等回到团里,陈枫和郑嗣恩的面部已经严重冻伤,大胡子和瘦高个的脚也被冻伤,他们都住进了团卫生院。他们在危难时刻保护了团里的财产,受到了团里的表彰和奖励,而那些捡来的羊只随后也送还给了各个连队。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