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知青支青 >

难忘知青班主任

时间:2015-02-26 18:03来源:兵团 作者:梁洪鲲 点击:
难忘知青班主任 作者 梁洪鲲
      提起上海“知青” 我们军垦二代谁都不会陌生,因为每个人都曾经历过上海知青老师的熏陶、教诲。
      39年过去了, 我始终忘不了读初二教过我的上海知青班主任,尽管时光流逝,我早已和老师失去联系,或许老师也忘记了,曾径有过我这样一个学生,但和知青老师一起度过的那个年代,那些往事,还不时浮现在我脑际浮现。
      1975年,我在新疆兵团农八师146团一中读初二(现石总场泉水地中学),学校是两栋苏式土木建筑,东面是高中部,西面是初中部,一眼看去两排对称的弯弯柳树围绕教室和运动场,两排挺拨的白杨树刺向蓝天,这就是我们的校园。
      随着上课铃声响起,步入教室的同学静了下来,老师轻轻推门走进教室,顺手在黑板上写下一行清秀的楷体字:王言中,上海人。转身弯腰拍拍手上的粉未,抬头注视着教室里的我们,老师身穿一件中山装,胸前佩带着红底白字的校微,显得很精神。他一米八的个头,留着小平头,五官端庄,肤色白皙,高高的鼻梁上架-付眼镜,气质文雅一派学者风度。
      他给我们上课从不带教案,总是腋下夹着语文课本,用上海普通话-讲课,声情并茂,中心思想、段落大意、修辞手法、写作特点,成竹在胸,倒背如流,信手掂来。他总是恰到好处地引经据典,故事生动,情节曲折、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有血有肉。既深化了课文主题,又激活了课堂教学活动,寓教于乐,同学们在快乐中获得了知识,并留下深刻的印象。
      为了提高我们写作能力,王老师让我们深入实际,体验生活。我们投入到那年学校组织的“学潮农”勤工检学活动。开荒、挖大渠,体验劳动的艰辛与乐趣,开阔眼界,向工农兵学习语言词汇。我写出了反映劳动情节的文章《挖渠记》得了85分,并在班上传阅。
      记得一次到二营七连,(现泉水地四连)参加三秋拾花。动员会上老师说:“劳动是锻炼、劳动是光荣,是体验农场战士生活的好机会。连队会给同学们杀猪会餐,大肉面包(玉米发糕)。”同学们听后高兴得不得了。刚到连队,我们男生住在连队大礼堂舞台上,地下铺了麦草,一个挨着一个打开被褥,王老师在正中间直对礼堂大门。白天下地拾棉花,晚饭后,同学们围坐在老师四周听老师讲英国小说《冰海沉船》当讲到大船行驶在海浪中,桌上立着的铅笔都不会倒时, 大家都屏住呼吸,静得仿佛只能听到哗哗地海涛声。
      一次,班里的-位女生病了,老师去看望,返回时从礼堂侧门进来,正巧碰上我和几个男生抽1角5分钱一包的“长空”牌香烟。十月下旬,天气已经很凉了,从外面进到礼堂,王老师眼镜上蒙上一层薄雾,其实老师已经发现抽烟,却装作摘下眼镜从裤兜里掏出手绢擦了擦,说了一声“香烟缭绕。”第二天,老师和住常一样,什么都没说,老师的无言,我们几天不安,懊悔不已。最后我们几个男生发现几个人的挎包、衣服口袋里的香烟不翼而飞,但谁也不敢吭声,好一阵后怕,百思不得其解。
      1976年7月的一天,王老师左臂带着黑纱到了学校。当天下午放学时,老师把我和王立春同学叫到他家,老师家距离学校100多米,是一间十几平方的砖拱窖洞房,-进门就是-个书柜,上面摆满了各种书籍,一个小写字台,一张双人床,屋子虽小但收拾得干干净净。老师让我们坐下,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加糖的开水。问起了全班同学学习情况,嘱咐我们要好好学习文化知识,把班里管好。
      几天后,张顺龙校长陪王老师走进教室,校长宣布,王老师要回上海转香港,为父亲奔丧,并继承父亲留下的商行,宣布完后。全班同学的眼睛都湿润了,我透过老师的眼镜,看到老师的不舍和无奈。老师他深情地看着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学生,一句话没说,慢慢地退后,频频地挥手,轻轻地关上了教室的门。
      泉水地一别,直到2004年8月我在石总场《北泉新闻》看到王言中先生,重回他曾经生活、工作过的泉水地中学。为学生捐助4000多元的书籍很受感动,耳边又想起老师对我们千叮咛万嘱咐。“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遗憾的是我再也没有见过老师。老师,欢迎再来!再回到周总理曾经接见过你们的地方—石河子总场北泉镇,您的第二故乡。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