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知青支青 >

知青生活杂忆(2)七师徐庐陵

时间:2016-02-01 15:47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徐庐陵 点击:
知青生活杂忆(2)七师徐庐陵
      来到棉纺厂的头两个月,正值新疆的棉花成熟季节,女知青被安排到附近的农场拾棉花,我们男知青则安排在给企业搭建大菜窖的劳动中。这对我们无疑是个考验和锻炼,我们这些从来没干过重体力活儿的城里孩子怎么能知道盖菜窖呢?要盖的菜窖很大,首先是用推土机在地上推出一个大坑,然后再用人力修整。我们有生以来第一次用上了新疆特有的坎土曼和用柳条编成的抬笆。戈壁滩的地面下大部分是鹅卵石和沙子,用坎土曼挖起来相当吃力,一坎土曼下去如果正好砍到鹅卵石就会火花四溅,震得手臂生痛,加上我们还是一群大孩子,身体还不成熟,很快大家的手上都磨出了血泡,抬抬笆的人两只胳膊肿胀麻木,但是大家还是干得热火朝天,无人叫累。大家心中都有一个信念:我们千里迢迢来到新疆就是要经受这种艰苦劳动的锻炼和考验的,在这种艰苦的磨难中增长才干,改造自我,使我们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用我们辛勤劳动的汗水建设边疆。
     在老师傅的带领下,我们终于挖好了菜窖,接下来要盖菜窖的顶子,除了架好木梁还需要大量的芦苇扎成的苇把子。没有现成的苇把子,我们就到距离单位很远的苇湖去割芦苇。我们从来没见过苇湖,更没有人割过。我们第一次走进苇湖,学着老师傅的样子,弯腰用镰刀割起来,大家一是没有经验,一是没有足够的力量,一镰刀下去割不了几根,还有的人不小心割伤了手指和腿。过了不一会儿就开始腰酸背疼起来,早上苇湖中的水冰凉,不时地,泥水就会漫过鞋帮流进鞋里,双脚就如同直接站在冰凉刺骨的泥水中。一根根被割后剩下的苇茬子,如同一支支直立的利剑,一不留神踏上去鞋就会被刺穿扎到脚上,鲜血便从满是泥水的鞋中淌出。中午在阳光的照射下苇湖气温升高,非常闷热,汗水浸透了衣衫。到了下午,大家把割好的芦苇用绳子捆成两大捆,这两大捆芦苇又扎成个大人字形,一丈多高的两大捆芦苇足有几十公斤重。因没有运输工具,只好由我们的两个稚嫩的肩膀扛回单位。大家工作了一整天,人困马乏,体力已消耗到了极限,面对困难没人退缩,许多人还争着要扛大捆儿。一路上大家相互鼓励着,实在走不动时就放下休息一会儿,不知休息过多少次,尽管浑身都觉得酸痛乏力,腿迈不开步子,但最终大家咬紧牙关坚持把所有的芦苇送到了单位,没有一个人把成捆的芦苇扔在半路上。就这样我们连续工作了好几天,圆满地完成了割芦苇的任务。接下来在师傅的指导下,我们又学会了扎苇把子。当把整个菜窖盖好之后,我们不仅增长了知识,身体也渐渐强壮起来,还因此得到了厂领导的表扬,证明了我们这批来自大城市的知青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我们的心中充满了自豪和骄傲,这是我们成长的一个良好开端。
     菜窖盖好后不久,去农场拾棉花的女知青们也都圆满完成了她们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拾花任务,原本白皙稚嫩的脸上被太阳的紫外线晒得黑红黑红的。很快我们被分到各车间班组的各个岗位上去学习生产技能。
      厂里了解到我有写字画画的特长,政办室在我进车间之前让我先去书写厂内环境的大标语。那时厂里新办了一所纺织学校,还新盖了一批窑洞平房和职工宿舍。外墙刷上了一层雪白的石灰,需要在墙上写一些政治性很强的标语口号。每个字都有近真人大小,说实话我还从未写过如此之大的美术字,虽然我出生在美术世家,但是以往也只是搞点班上的小板报而已,没见过如此大的场面。要我写如此之大的美术字还是头一次,无疑是对我的一次考验,也是一次挑战和锻炼。接受了这个任务后,心里既有压力,又十分高兴。我本身就喜欢这项工作,另一方又觉得领导相信和看重自己,不免有几分沾沾自喜并暗暗下决心要干好这项工作,所以工作起来也不觉得累和苦。那时已经是十一月份了,新疆十一月份的天气已经很冷,自己一个人扛着梯子,手中拿着长木尺,还提着油漆和刷子,一个人爬上梯子饶有兴致地写着,有时都忘记了时间,常常是到了下班和吃饭时我还在梯子上。一站就是一天,脚会站木冻僵,身上一点热气都没有。一不小心油漆还会滴到身上,当时也不懂要求领劳保用品,手上也没带手套,手上沾满了油漆,还常常冻得不听使唤,只得时不时地用力搓搓手,用嘴哈上几口热气,待手稍稍有点知觉后又继续工作。对这个工作我特别认真,因为每个字都写在外墙上,人们远远地都能看见,如果写的结构不好,给人的视觉效果就不好。因此我查对美术字的书籍,反复用铅笔起稿,直到自己满意为止。就这样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完成了这项工作,并给厂领导和有关部门留下了较好的印象。这个工作也使我本不十分精通的美术字有了很大的提高,在实践中提高了自己的聪明才智。
      我们这批知青的到来为农七师为奎屯这座边陲小城市带来了新鲜血液,带来了活力,带来了内地大城市的文明和知识。新疆历来由于远离祖国内地,交通不便,通讯不畅,知青的到来如同一缕春风。当然,我们这批知青也只是成千上万知青中的一部分。虽然说我们只是初中毕业生,只有十几岁,但是我们是文革前的初中生,文化基础还相当扎实,许多人文革后期恢复高考后考上了大学。不少人曾在学校学习了各种才艺,当一天的工作完毕后常聚在一起吹拉弹唱,自娱自乐,气氛活跃,好不快活,这也影响到了周围的人。每当奎屯组织足球赛,各单位参加比赛的运动员基本上都是我们这批知青,各种文体活动都可看到知青的身影。
     由于我有写画的基础,开始被分配到车间办公室工作,负责管材料并做文教方面的工作。但好景不长,没过两月,单位就赶上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社教组进入企业,政治上左的倾向和唯成分论日趋严重,我们这些所谓出身成分不好的可以教育好子女,政治上被打入另册不被重用。社教组进入后大行极左路线,每个人都要洗手放包袱,人人都得自我检讨过关,要深挖祖宗八代的问题,有半点不实,便被扣上对组织隐瞒的帽子,人为地把人们分裂成对立的两派。我也理所当然地被免去了办公室的工作,下放到运转班去当辅助工了,从此我便开始多年运转辅助工的生涯。我们并不惧怕环境的艰苦、生活的困难,政治上的压力才是最不能忍受的,最能给人以精神上的摧残,特别是针对尚不成熟孤立无援的我们,那种打击和创伤一般人是不能理解的。
      社教运动尚未结束,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便开始了,我们这代人就是这场运动的亲历者,十年的经历我们历历在目,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态度、不同的经历和不同的结果。这些年我常把苦难当做财富,在政治上不被认同不被信任的情况下默默地工作,有时间偷偷地学习自己感兴趣的知识。在知识无用、知识越多越反动的那个年代里,要想找到一本有价值的书是很困难的。我当时发现有个同事有一本服装裁剪的书,十分感兴趣爱不释手,便借来细细阅读。为了留住它,我便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抄了一遍,连同里面的图也都描画了下来。这以后我便自学了服装裁剪,还自学机械制图。在此基础上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不断地练习绘画,利用业余时间为单位出板报,画宣传画,参加师里组织的美术创作活动。1972年我的第一幅黑白版画“千锤百炼”参加了当年的自治区美展,并被收录于兵团画册。1980年加入新疆自治区美协,一九八三年新疆兵团成立美协时又加入了兵团美协。文革结束后不久,由于平时不断学习和努力,又赶上当时人才奇缺,我有幸走上了技术员、值班长等一系列基层领导岗位,入了党提了干,使我多年努力争取入党的愿望得以实现。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