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知青支青 >

揭秘-兵团知青的非正常死亡情况

时间:2016-09-01 20:43来源:华夏知青 作者:刘晓航 点击:
兵团知青的非正常死亡 作者:刘晓航
      凡非疾病、衰老等自然原因而死亡者均称非正常死亡。
      据刘小萌所著的《中国知青史·大潮》的统计,仅1974——1979年在全国发生迫害上山下乡知青等案件41272起,知青死亡人数25690人,其中非正常死亡人数为15899人,占死亡总人数的61.9%,这还不包括1967——1974年非正常死亡人数,应该说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给中国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投下骇人的阴影。
      在上山下乡运动中,因管理不善,意外事故、打架斗殴而死于非命的知青,均被列入“非正常死亡”。这样的事件,在各地生产建设兵团和农村社队频仍发生,增强了人民,特别是广大知青家长对上山下乡运动的不安全感。早在1972年初,这个问题即引起中共中央及有关部门的注意。这年2月,国家农林部《关于黑龙江省上山下乡知识青年非正常死亡情况的报告》中指出:从1968年以来,黑龙江共接受北京、天津、上海、浙江和本省的知青77.4万人,其中77%(52万人)分配在生产建设兵团和国营农场。3年多来,知青共死亡978人(其中兵团死亡522人)。据兵团分析,因管理教育不够而发生的行政事故333人,因落实政策方面问题而发生的自杀、凶杀死亡84人,因病死亡102人,因医疗事故死亡3人,另外,因公伤残的也不少。报告特别指出,少数干部和坏人违法乱纪,残酷迫害摧残青年,有的甚至被活活打死。
      据1973年召开的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会议的披露,自1969年以来,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发生事故928起,126名青年死亡,756名青年受伤;广州兵团因各种事故死亡210人;其中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死亡人数297人,其死亡率达到兵团知青总人数的千分之三。在云南兵团的个别单位,“非正常死亡”比例大大高于这个平均值,如上海市川沙县分配到云南兵团1师6团的知青,到1973年已死亡29人,其中被打死2人,自杀3人,因公死亡6人,其它因车祸、溺水、雷击、枪走火、食物中毒等死亡14人。
      在云南兵团造成知青“非正常死亡”的主要原因是:○1生产与行政管理不善造成的重大事故伤亡;○2死于非命的刑事案件;○3思想教育方式欠妥造成的知青“自杀”等恶性事件。
      因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采取的部队正规化、准军事化的方式方法管理生产,生产规章制度包括操作规程的不规范,缺乏必要的检查监制机制,自1970年兵团成立后至1974年底兵团建制撤消,连年不断发生伤亡事故,有些甚至是重大的伤亡事故。据《云南农垦纪略》记载:
      截止1970年7月底,仅兵团8个单位发生事故184起,伤102人,死22人,其中车祸7起。
      1971年4月14日,兵团召开管理教育工作会议,副司令员廖开芬在会上说:“从1——3月份发生事故215起,伤236人,死35人,我们对人民犯罪了”。
      同年8月30日,兵团发出上半年行政事故通报:共发生行政责任事故508起,伤356人,死50人,其中7月份死亡16人。3月23日,位于德宏盈江的3师13团2营4连深夜失火,烧死刚来7天的成都女知青10人,烧伤7人。
      1972年3月10日,全兵团统计,自组建以来,共发生重大行政责任事故117起,伤残834人,死亡18人。
      1973年8月,据兵团司令部通报,本年度仅7月份以来发生行政责任事故17起,伤12人,死24人。
      9月4日,兵团政治部通报七、八月份重大政治事故,凶杀2起,外逃1起,枪杀1起,自杀3起。
      同年第三季度统计,全兵团非正常死亡47人。2师7月份,打架102起,伤51人,偷窃167起,拦路抢劫27起,凶杀37起,强奸3起,自动回家的567起。
      由于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建设于1974年9月撤消,对当年的重大行政责任事故没有具体记载,只记载了“4月14日,1师6团共60余名青年为参加泼水节,强行爬上军用卡车,使卡车严重超载(共载89人),造成车祸。死12人,伤45人”。
      另根据云南生产建设兵团1973年10月份知识青年情况统计:总人数为95128人,其中男为52406人,女为42722人;上海的35052人,四川的41712人,昆明的7229人,北京的5035人;送上大学的264人,参军的695人,调走的1194人,病退的1596人,因公死亡的31人,因公致残的53人,事故死亡的62人,自杀的25人,自返的647人,劳教的39人,判徒刑的52人,判死刑的1人。
      第一个在重庆的生产中受伤致残的重庆知青是1师1团的王祖俊。
      王祖俊是重庆市74中初中毕业生。1971年春天,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来重庆征召兵团战士时,他还不满16岁,不符合报名条件,出于一个少年对云南的美好憧憬和“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理想,他找驻校工宣队和征兵的军人多次恳求,终于获得批准,成为一名兵团战士。他于1971年4月,作为第十批知青赴云南,被分配在1团10营8连,这是一个由上海知青和重庆知青混合编队的连队。他被分配在连里的基建班,班长是一个湖南籍的老职工,基建班任务很繁重,负责全连营房建设,上山砍坝伐木,由于劳动强度太大,连队给他们特殊的待遇:每月粮食定量60斤,但这些小伙子一顿要吃两斤,所以粮食仍不够吃。
      由于生产条件落后,当时云南兵团伐木还没有象东北的大兴安岭林区用电锯,只能用油锯,主要靠斧头,十分原始。兵团对知青上山伐木也没有进行岗前培养和很到位的安全常识教育。只让一个湖南籍老职工根据自己的经验对知青们介绍了一些最基本的伐木知识,便提醒他们:伐木是项玩命的活计,梢不小心出了事故,树倒下非死即伤。王祖俊曾给重庆的父母说:“如果接到兵团的电报,那就意味着我出事故了”。当时他不经意的一句戏言,不久竟成为可怕的事实。
      1972年2月7日,离春节还有7天,此时王祖俊来云南兵团7个月了。那天班长因事请假,由王祖俊代理班长,领全班十多名知青去3里外的山沟原始森林里砍树,当时每人每天的劳动定额至少要砍一棵直径为50厘米的树。上午,王祖俊给全班的人分过工后,便和另一位重庆知青选择在半山坡去砍一棵直径为1.2米的大树,它的体积足有几十个立方米。他们先砍倒它紧挨着的一棵树,树倒下来时他掀倒在地,不是跑得快就砸倒了,这象是一个不详的征兆。(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