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知青支青 >

兵团永留我心 —上海支青观看舞剧《戈壁青春》侧记

时间:2017-03-13 13:13来源:兵团日报 作者:徐敏 点击:
兵团永留我心 ——上海支青观看舞剧《戈壁青春》侧记
      1963年至1966年间,10万名上海青年在党和政府的号召下,从东海之滨的黄浦江畔不远万里奔赴西北边陲,在开创“前无古人”的惊世之举的同时,为新中国屯垦戍边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大型舞剧《戈壁青春》就讲述了这个特殊群体的青春故事,以一个普通支边青年的故事为主线,展示了在半个多世纪的奋斗历程中,广大兵团人的付出和坚守。
      夜幕下的上海美琪大戏院,华灯初放,金碧辉煌。2月25日至26日,舞剧《戈壁青春》连续两晚在这里上演,吸引了上海市各界群众尤其是广大上海支青前来观看。舞台上,一段段熟悉的音乐和一幕幕劳作场景将他们的思绪带回到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姜万富:那一夜,我失眠了
      1966年,姜万富从上海来到昆仑山深处的三师叶城二牧场。2009年,在兵团工作了43年的姜万富退休后回到了上海和家人团聚。而他带回上海的还有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开发建设新疆奖章”和“全国道德模范”“全国民族团结模范个人”等一个个沉甸甸的奖章和荣誉称号。
      2月25日,受兵团党委宣传部的邀请,姜万富在上海美琪大戏院观看了舞剧《戈壁青春》首场演出。
      “能在上海观看到兵团歌舞剧团的演出,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这部舞剧讲的就是我们支青的故事,演员们用传神的肢体语言,优美坚定的舞步,再现了我们支青当年为响应党的号召,报名进疆时的场景,再现了支青们用汗水、泪水、青春、甚至生命,和老军垦一起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下战天斗地艰苦创业的感人场景。”演出时,姜万富不时用相机拍摄剧中呈现的精彩画面。
      艰苦、沮丧、抢险、暴风雪、老连长、返城时的痛苦离别……那一幕幕或温馨或感人或揪心的场景触动着姜万富的心。而剧中老连长对主人公建国的关怀更是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老领导。
      姜万富清楚地记得那一天——1967年9月28日,这一天决定了他一生的轨迹。当时,姜万富正在地里干活,叶城二牧场老领导郭长林派人叫他回去谈话,郭长林对他说:“二牧场现在缺卫生员,别说大病,许多职工得了小病都没人给看。虽然你没有学过医,但是我们相信,凭着你那股子不怕吃苦的韧劲,一定能学好医术,成为一名合格的卫生员。”
      这已经是场领导第三次决定派他出去学习了,看着郭长林那期盼和焦灼的眼神,姜万富硬着头皮答应了。
      因为老领导的坚持,从此,昆仑山上多了一位为各族牧民服务的好医生。回到牧场后的姜万富经常下牧点,一转就是一星期。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牧场近百个放牧点的沟墚都留下了他的脚印。姜万富真正成了“马背医生”。
      “退休后,我回上海定居已7年了。但是,思念新疆、兵团、昆仑山和那里的父老乡亲的心,一直无法平静。毕竟在那里生活、工作了43年,这种情结,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姜万富动情地说。
      “看完演出回到家,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那一夜,我失眠了。”姜万富说。
      丁言鸣:用手中笔,讴歌兵团
      “歌舞演绎戈壁青春,真情传承兵团精神。”得知兵团歌舞剧团来上海演出的消息后,丁言鸣题字一幅,精心装裱后亲自送到了兵团歌舞剧团团长申健手中。
      1964年,年仅18岁的丁言鸣,与许多上海支青一道,怀着对边疆无限美好的向往,来到了一师。在兵团的日子里,丁言鸣从一名伏案于油灯下的通讯员,成长为一名党报的新闻工作者。
      舞剧《戈壁青春》中支青们戴上大红花、坐着绿皮火车赴新疆那一幕让丁言鸣内心久久不能平静。53年前,丁言鸣作为一名支援边疆建设的青年,曾在美琪大戏院参加过进疆前的誓师大会。当时的他穿着崭新的黄军装,青春飞扬,踌躇满志。53年后的今天,又是在美琪大戏院,作为一个老兵团人,在这里回首兵团往事,追忆青春年华。剧中,那一幕幕生产劳作的场景,让丁言鸣回忆起大生产大建设的火热生活。
     兵团建设初期,开荒造田是支青的主要任务,带着对老一辈革命者的敬仰,丁言鸣与连队的支青积极投入到了艰苦的劳动中,在荒芜的戈壁滩上挖沟修渠、开荒造田。
      在新疆发展农业,水是必不可少的。为了来年能有一个好收成,必须定期给庄稼施肥浇水。有一次放春水时,连队的干渠堤坝发生垮塌,眼看着水流到戈壁滩上,身为排长的丁言鸣和几位支青一起跳进水渠,手挽着手堵在决口处。其他的支青们将门板和被子扛过来当土墙,把土往他们胸口处甩,奋战几个小时后,决口终于堵住了。都说春寒料峭,丁言鸣和几位支青从水渠里上来时,全都被冻僵了。
      1965年,丁言鸣幸运地参加了团场主办的通讯员学习班,系统地掌握了新闻写作知识。此后,他将全部激情投入其中,用一篇篇稿件,记录着天山南北的农牧团场日新月异的变化,也见证着兵团人开拓进取、无私奉献的创业精神。
      在兵团的31年时光里,他写了3000多篇文章,戈壁人家、屯垦人物、边塞风光皆成了丁言鸣抒写的对象。
      1995年,丁言鸣告别工作生活了31年的新疆回到了上海,创办了一份小报《绿洲风采》,在回沪的兵团战友中流传,至今已出版了多期。正是凭着一个新闻工作者的责任感和一个老支青对兵团炙热的情感,为弘扬兵团精神,已步入晚年的丁言鸣,依然耕耘在他喜爱的文学创作里。
       “如今,我已是古稀之年,但我心中的兵团情挥之不去,与岁月共存。只要一息尚存,我的笔就要永远为兵团书写辉煌!”丁言鸣这样说。
      马椿年:兵团生活是宝贵财富
       上世纪60年代,为了向全国人民宣传兵团建设新疆保卫新疆的英雄事迹,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摄了一部大型电影纪录片《军垦战歌》,并很快在全国公映。
      《军垦战歌》描述了兵团自组建以来在垦荒造田、兴修水利以及在工业等其他方面取得的成就。老一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以及后来的支青与当地各族人民一起,为保卫边疆、建设边疆,流血流汗,不怕牺牲,不畏艰难,所取得的光辉业绩可歌可泣。18岁的马椿年就是听着影片主题曲《边疆处处赛江南》来到了兵团。
      1965年,从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毕业后,马椿年与同学一行8人来到十师一八三团五连。来到团场,马椿年先后担任连队职工、统计员、文教、宣传干事。曾有多少次夏收,马椿年和军垦战士们一起头顶烈日在麦田挥镰,在康拜因机车上忙碌,全团上下只有一个信念:“虎口夺粮,颗粒归仓”;又有多少次参加干渠清淤扩建会战,住帐篷、地窝子,啃干粮,工作全凭肩挑人扛,不惜磨破衣服磨破皮肤,目标是增加干渠水量,扩大开垦面积……看着舞剧《戈壁青春》中熟悉的场景,在兵团的岁月像老电影的画面,一幕幕在马椿年眼前回放。“我好像在一个又一个岁月的巷口,遇见了年少时‘坐上大卡车,戴上大红花’的自己。”在舞剧《戈壁青春》中,马椿年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在兵团,我学会了吃苦耐劳,学会了如何面对挫折和寂寞,实现了由一个单纯、肤浅的学子向成熟的社会工作者的转变。”在马椿年看来,那段艰难岁月如今成了他生命里一笔宝贵的财富,让他面对任何困难都不再惧怕,勇往直前。
      后来,马椿年改行学医,在奎屯市一家医院工作,1992年回到了上海。
       退休后,马椿年曾先后带着哥哥和弟弟一家人回到兵团,到石河子、奎屯、北屯,到他曾经工作过的连队故地重游。让他欣喜的是,如今的一八三团已是兵团有名的产粮大团,而当年他在福海渔场住过的土坯房还在,院子里还有他亲手垒的鸡窝,玻璃窗上他亲手钉的铁纱窗还在,屋内保持着他离开时的场景。兵团之行让马椿年的家人们一次次震撼,看到了自己亲人几十年付出的成果,啧啧称赞兵团人太伟大了。
      退休后的马椿年参加了上海市银发艺术团学习合唱,不时和在一八三团工作过的上海支青聚会畅聊,一起回忆在兵团的难忘岁月。在兵团成立60周年之际,马椿年受邀成为舞剧《戈壁青春》的文学顾问,参与了舞剧的创作。
      “回望一八三团的拓荒创业年代,那一片片无边的贫瘠土地,留下我们的信念、爱情和生命体验;那一条条纵横如织的漫长渠网,流淌过我们的汗水;那一排排顽强地活在田边路旁、永远长不高大的树林,支撑过我们许多无助的守望和对美好明天的期盼!”马椿年感叹不已。
      朱根娣: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
     2月26日,舞剧《戈壁青春》演出开始前,朱根娣和姐妹们身着维吾尔族服装,在美琪大戏院对面的梅龙镇广场载歌载舞,以此欢迎远道而来的亲人们。
     1963年,刚刚中专毕业的朱根娣从上海来到了一师七团,开始了艰苦的劳动生活。
      “剧中那个打夯的场景太震撼、太熟悉了。那一刻,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我们当年在南干渠修渠时的场景。”朱根娣对记者说。1963年8月28日,朱根娣离开父母,坐上了开往祖国西北边陲的列车,一行156人来到一师七团,被分成了三个排,朱根娣担任其中一个排的排长。“那个大渠十几米深,男同志挖土,女同志负责挑土,左肩疼了换右肩,右肩疼了再换回左肩挑,一天下来肩膀又红又肿。”朱根娣回忆道。为了节省时间,白天劳累一天,晚上朱根娣和姐妹们继续加班加点,提高劳动效率,困了就睡在冰冷的戈壁滩上。在一次次的劳动突击比赛中,朱根娣屡屡获胜,成为连队职工学习的榜样。
      在经过了艰苦的磨砺之后,朱根娣从一个稚嫩的支边青年,蜕变成了一名坚强的兵团战士。参加3年的劳动生活后,朱根娣被调到七团学校担任语文老师。1995年,退休后的朱根娣回到了上海。
      “现在的七团太美了,原来低矮的土坯房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一片片整洁高大漂亮的楼房,我们的团场成了戈壁滩上一颗璀璨的明珠,一个美丽的花园似的小城镇。这里有我们上海支青的心血、汗水,与我们无私无畏的付出密不可分。”2013年,朱根娣搭乘上海至新疆的“情系兵团、圆梦新疆”旅游专列,回到了她曾经奋斗过的团场,亲眼见证兵团的变化。说起现在的七团,朱根娣万分自豪。
      “那是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日子。”朱根娣说。在兵团工作33年的经历,让她下决心写出支青们的故事,真实还原出一师七团2747名支青们的奋斗故事,展现当年10万名上海支青在新疆屯垦戍边时的生活状况。
      朱根娣希望借助这些故事,在历史留下一代人的印迹,让子孙后代能继承兵团精神,也让留在新疆的、返回上海的支青们,共同缅怀曾经的青春岁月。
      曾经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已深深镌刻在上海支青的心底,留在了他们的记忆中。回忆往事,他们无怨无悔,他们每一个人家里都珍藏着一本影集。翻开影集,岁月就是一首动情的诗、高昂的歌,一部厚重感人的大书……
2月25日,姜万富(右)携妻子赵军花观看舞剧《戈壁青春》后留影。本报记者 徐敏 摄
 
2月25日,丁言鸣(右)向兵团歌舞剧团赠送书法作品。本报记者 徐敏 摄
 
2月25日,朱根娣(前排左)与老姐妹们一起载歌载舞欢迎兵团来的亲人。本报记者 徐敏 摄
 
演出现场(摄于2月25日)。黄惠民 摄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