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知青支青 >

上海知青-回不去的家

时间:2017-04-17 22:21来源:知青 作者:谢云巍/ 点击:
上海知青-回不去的家
      1968年12月22日,毛泽东发出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在无可辩驳的行为准则指引下,一代年轻人的命运由此改变。
      近20年间,数十万上海青年作为响应号召的急先锋,在新疆阿克苏、云南西双版纳、江苏大丰,开始了“战天斗地”的蹉跎岁月。
      对于回到上海的人来说,知青是历史、是痛苦,亦或是美好青春的回忆,对于没能返沪的人来说,知青就是直至生命尽头的命运。大上海对于他们来说,成为了一个永远回不去的“家”。
 
听党的话,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1963年7月,王祖炯和同一批上千名上海学生一起在北火车站踏上西去的列车。在锣鼓鲜花的鼓动下,做出了甚至是改变他们一生的决定。
      六十年代初,由于大跃进失败,上海城市人口的就业途径变得空前狭窄,众多青年中学毕业后无法升学,就业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官方从1962年起在全国范围内有组织有计划地动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要“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号召城市中不能升学或失业的中小学毕业生学习苏联青年在西伯利亚开展的垦荒运动。很快,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席卷大江南北。
      现居上海,退休前曾担任《兵团日报》副总编的王祖炯说,当时并不清楚手中拽着的户口迁出证明意味着什么。知青专列从上海北郊火车站开出时,他所在的那个小队没有一个人哭,大家开始唱苏联歌曲《再见吧,亲爱的妈妈》。“我就是只有一股的兴奋,高兴,可以离开上海,这是唯一的滋味。根本不会意识到我们前程,前面等待我们的是什么,不知道。”
      而对于王祖炯来说,上山下乡,真正的原因是为了摆脱家庭的原罪。王的父母亲都是老地下党员,但后来被打成了右派,成了反革命。所以我在学校的时候,小孩子间总会有些打打闹闹的事,同学们就要说了,你爹右派,你爹反革命。他觉得去了新疆,当了知青,他这个反革命的儿子就能抬起头来。
      然而更多的青年,他们去新疆的理由相比王祖炯来说更加“清晰”:听党的话,响应毛泽东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号召,“祖国哪里需要我,就去哪里”。
 
      原新疆农1师14团的上海知青朱静华仍然记得王震部长在上海文化广场作动员大会时的场景。礼堂里灯火辉煌,一边放着纪录片《军垦战歌》,一边由王震亲口跟年轻学生讲新疆的远景规划、新疆的生活。这部当年影响巨大的纪录片《军垦战歌》,配合着现实世界大张旗鼓的动员,激荡着年轻人的心。朱静华和他的同龄人或多或少的受到了激情澎湃的宣传影响,1963年7月,成为了第一批进疆的上海学生。
      1966年“文化大革命”兴起,一度打断上山下乡运动的正常进程,但是大城市里日益严重的武斗不得不让中央思考这些年轻的“无业游民”出路,留在城市迟早要出问题。1968年底,毛泽东一声令下:“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十分之一以上的城镇人口在这种形式下被送往农村和边疆。而上海作为最早发动上山下乡的运动的城市,从1963年开始,已经有计划、有指标的组织10万名知识青年前往新疆戍边。
      距离吐鲁番40公里的大河沿车站,是当年知青们进疆的第一站,它后来成为许多人终生抹不掉的记忆。王祖炯在大河沿下车后有两个看热闹的解放军恰好走过来用上海话搭话。“然后他就跟我说他还有一年可以复员回上海了,我说我们也就三年也可以回去了。”汽车兵笑了笑:“你们回不去了”。
 
  知青的抗争:“我们要回家”
      1978年12月, 数十位云南知青冲过重重阻隔来到北京,打出“我们要回家”的横幅,这天距离第一批上海知青到达新疆已时隔15年。那年冬天,上海知青丁惠民带着十多个云南知青,从西双版纳一路北上进京请愿,并最终撕开了知识青年返城的一个豁口。
      两年前,“四人帮”倒台,政治风向标开始转向。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也已疲态尽显。1978年2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先念在谈到知青工作时提出四个不满意:“知青不满意,社队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国家不满意。”3月,重新工作不久的邓小平与胡乔木、邓力群谈话时指出:“现在搞的上山下乡,不是个长期办法,农民不欢迎嘛!城市人下去实际上形成同农民抢饭吃的局面。我们第一步应该做到城市青年不下乡,然后再解决从农村吸收人的问题。”其时,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知青作为“文革”遗留物,到了该解决的时候。
      远在上海的一些高干家庭率先体察到了政策的转向,开始以各种理由准备调动回城。上海知青周公正,在农场是副教导员。对他来说,迷茫和思考来自于对公正性的颠覆。一位高级干部的三个孙女与周公正在同一连队。她们的爷爷去世时,家属提出要三个孙女回城,否则就拒开追悼会。僵持的结果,是盖着“中共中央组织部”大红印章的调令发到了农场。周公正平生第一次看到这枚神圣得高不可攀的印章,却是对其神圣的嘲讽。
      而其他有门路的上海家庭想尽办法走后门调动回城,一旦成功就什么都不要了。一位高干子弟以探家名义临走时,作为教导员的周公正还给他
      做工作:“早点回来……哪还有影子啊?今天想来,自己都笑着摇头。”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