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知青支青 >

齐鲁巾帼情注天山——讲述山东女兵的故事

时间:2017-08-07 23:22来源:卢小超 作者:吕伟华/ 点击:
齐鲁巾帼情注天山——讲述山东女兵的故事
  65年前,两万多名山东女兵响应祖国号召,投身到巩固边疆、建设边疆的大军中,她们和男兵一起,住地窝子、喝涝坝水,不论冬夏,扛起农具开荒生产,成为屯垦戍边、安定边疆的重要力量,更是当之无愧的新中国第一代“军垦母亲”。
  从鲜活灵动的青春时光,到雪鬓霜鬟的垂暮之年,回望山东女兵65载进疆岁月,激昂壮美,荡气回肠!如今,行走在沙漠边缘、边境一线,绿洲白杨筑起了抵挡风沙的生态防线,万顷良田装点出了最美的边疆景致。这其中,齐鲁女兵功不可没。
  “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如今,步入老年的山东女兵们,依然坚守在她们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土地上,遥望青春岁月,回味奋斗一生,守护美丽家园。
  为纪念“山东女兵进新疆”65周年,本报将陆续刊出“齐鲁巾帼情注天山”专题,讲述山东女兵们的故事。
7月20日,宫翠英和大儿子在小区里散步。卢小超 摄
 
宫翠英 在兵团很幸福
  走进十二师二二二团,放眼望去,一辆辆汽车缓缓驶过,快乐的孩子们在广场上嬉闹着、追赶着;楼房错落有致的小区里,老人们围坐在石桌前打着扑克牌,不时传来阵阵欢快的笑声。在这片奋斗了一生的土地上走过,82岁的宫翠英满脸幸福、神采奕奕。
  “现在团场的景象,我们生活的状态,不就是当年参军入伍时,招兵干部给我们描述的那个样子嘛!”身材消瘦、满头白发的宫翠英回忆这一生的岁月变迁,微笑着说:“这一生在兵团,很幸福。”
 
“这一生,当兵没当够”
  1952年,在山东莱阳的一个小村庄里,18岁的宫翠英和其他同龄姑娘一样,都怀揣着走出农村的梦想。那年,一则新疆军区招兵的消息让村里年轻的姑娘们欢呼雀跃,宫翠英和同村年龄相仿的3位姑娘都报名了。经过初审,宫翠英被录取了。
  西行的路途遥远而艰苦,可女兵们一路高歌。即便做足了心理准备,到达驻地后的情景依然让她们始料不及。“一下车看见的还是一片荒地,可不一会儿,从地底下跑出来好多人,列队欢迎我们。”宫翠英说,那时候部队正在茫茫戈壁上搞建设,居住条件非常艰苦,都住在地窝子里。
  女兵们到达迪化(今乌鲁木齐)后,被分配到不同的地方。由于从小能歌善舞,宫翠英被分配到驻扎在城化(今阿勒泰)地区的六军十七师二十一团,成为一名文艺兵。一把手风琴,十几个人一起排练舞蹈,学习革命歌曲,深入连队生产一线演出成为常态。
  阿勒泰的冬季常常是零下40 摄氏度,到连队演出时,大部分女兵都穿两件棉衣,戴着厚厚的棉帽子,外面还包一层头巾。女兵宿舍里,用汽油桶做成的火炉烧得很旺,可宿舍的地面上还是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寒冷,是宫翠英进疆初期最深刻的记忆。
  “当兵前3个月,我攒了20多元钱,寄回家了。”入伍后的宫翠英逐渐理解了母亲的担心,她用寄钱的方式,让母亲和家人知道她在这里过得很好。直到1959年,宫翠英从部队复员,7年的部队生活,让她一生回味无穷。
  “这辈子当兵没当够,下辈子还要当兵。”回忆部队生活,宫翠英的眼里充满了光彩。
 
“这一生,对孩子们最愧疚”
  “这辈子嫁给他很幸福。”说起与爱人唐永贵的相识、相知、陪伴,宫翠英满脸幸福。
  1958年,唐永贵在工一师工作,宫翠英在该师二团工作,他们的家就安在了这里。那一年,他们的大儿子出生。
  一个新的生命给这个刚刚组建的家庭带来了太多的欢笑和喜悦,因为两人工作都忙,孩子不到1岁就送到了托儿所。1959年6月,当时连队负责八一钢铁厂厂房建设,唐永贵任连长,负责这个项目的具体施工,宫翠英在工地做小工,负责安装玻璃,因为赶工期,连队官兵连续奋战了一个多月。
  因为家里有孩子,宫翠英本可以休假回家的,可她担心自己作为连队领导家属请假会影响职工们的情绪,就放弃了休假。
  当6月30日一批厂房交工后,夫妻二人赶到托儿所才获知,儿子连续几天高烧不退。唐永贵当即带着孩子赶到市区的大医院,但无奈为时已晚,孩子因为连续高烧导致脑膜炎,造成智力残疾。
  对于孩子的愧疚还不止于此。1973年,已经在阜北农场(现十二师二二二团)安家落户的他们已经有了4个子女,小儿子那年9岁。
  那时,团场正在垦荒造田。5月3日,夫妻二人劳作了一天,回到家发现小儿子虚弱地躺在床上,询问后得知,孩子拉肚子已经一天了,夫妻二人赶紧把孩子送到团场医务所,但没想到一瓶吊针还没挂完,孩子就断气了。
  承受不了这样沉重的打击,宫翠英精神失常了。“那两年,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宫翠英说,无论大人承受多少苦难,但只要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就值得。宫翠英觉得,作为母亲,自己这一生并不称职。
 
“这一生,最遗憾的是没有入党”
  1960年的一天,唐永贵回家和宫翠英商量:搬家到新建的阜北农场。
  原来那一年,兵团决定创建阜北农场,师党委从全师抽调了精兵强将组成“支垦队”,在天池脚下开垦建设新农场。幸福的小窝筑成不久,宫翠英虽然内心百般不舍,但还是肯定地回复爱人:只要组织需要,我们随时出发。
  从此,宫翠英和唐永贵一起和农场的第一批建设者们扎根在这里,再未离开。
  入党,是当时每一位年轻人的梦想,宫翠英也是如此。宫翠英在家里排行老三,两个姐姐分别在1946年、1947年入党,唐永贵也是一名党员。从踏入部队的那一刻起,宫翠英就积极要求入党,可因为当时年龄尚小,后来又承担着育儿顾家的家庭重任,入党的事就一再耽搁。
  来到阜北农场后,宫翠英因为工作成绩优异,被任命为女兵班班长,也成了党组织重点培养对象。小儿子去世的前一天,时任五连指导员的辛锡贵找宫翠英谈心谈话,要求她写好入党申请书,3天后交给连队党支部。可成为一名党员的梦想也随着小儿子的去世,与她无缘了。
  唐永贵于2000年因突发脑溢血永远地离开了宫翠英和孩子们,如今二儿子和女儿都有自己的家庭,宫翠英和大儿子生活在一起。
  “现在生活这么好,吃穿不愁,看病能报销,这不就是我们当年梦想的那种生活吗!”宫翠英常常回忆这一生走过的路,也常常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一生在兵团,很幸福。”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