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柳沟情缘 >

一位令人敬佩的柳沟人

时间:2012-05-18 19:25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龙宗翥 点击:
一位令人敬佩的柳沟人

       题记——

       帮助残疾人是人之美德;一个热心帮助残疾人的普通人值得称道;一个热心帮助残疾人的残疾人,就更值得赞扬;一个因从小被父母遗弃而饱经磨难,长大后,能为帮助残疾人而奋斗的残疾人,就不但值得赞扬,而且令人敬佩。


1993年第3个全国助残日,125团政委和团机关有关部门人员与福利厂员工合影。
(后排右4为福利厂创建人、厂长国中华)
   

       在柳沟小有名气的国中华,身材修长,鼻梁上架着一副轻度近视的眼镜,眉宇间透着一股沉着干练之气,一举一动显得温文尔雅,颇具一种学者的风度。从外表,谁也看不出他是一个从小就被父母遗弃,曾遭受过许多不幸的人。

       其实生于柳沟、长于柳沟的国中华,原名不叫国中华而叫王学林。他的父母原本都是新疆兵团农七师125团河南曲剧团的演员。1960年,当不幸的小学林来到世上时,正遇上因瞎折腾而引起的全国大饥荒。为应对危机,减轻粮食供应的压力,全国各地,有大量的城镇居民被下放到农村。在这场前所未有的灾难中,王学林的父母也被作为非生产人员,下放到连队劳动。不知是吃不了那份苦,还是不愿放弃自己的专业,夫妻俩决定回老家另谋出路。可当时兵团和全国一样,任何人都没有选择职业的自由。要想离开农场,只有一条路——潜逃(当时叫开小差)。那时学林出世还不到10个月,为了能成功逃离新疆,夫妻俩除了狠心地抛弃孩子,别无选择。一个漆黑的夜晚,他们用一床破被子包好学林,趁着夜色,将酣睡中的孩子悄悄地放在连队托儿所的门前……

       当托儿所的阿姨发现时,小学林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从此,王学林就成了一个被托儿所收养的弃儿,在阿姨们的照顾下渐渐长大。到上小学的时候,命运多蹇的王学林又赶上前所未有的“文化大革命”。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每天除了学《毛主席语录》,唱“语录歌”,“跳忠字舞”,就是挥着小拳头,跟着大人们喊一些打倒这、打倒那的口号。好在那时的农场子女学校,一切都由公家承担,无依无靠的学林吃住都在学校,衣服被褥脏了,学校的阿姨会帮他拆洗。那种日子对于王学林来说,虽然苦一些,倒也无须为衣食发愁。不过,每当他看见别的孩子有父母疼爱时,偶尔也会产生一丝孤独与失落。有时候,他会问自己:“为什么别人有父母,我却没有呢?”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懂事的王学林从大人们的言谈中,隐隐约约得到了一点与自己身世有关的信息,知道自己有父母,只是他们去了一个离新疆很远很远的地方。当学林真想问个就里的时候,那些叔叔阿姨们却露出一种神秘的表情,不肯再往下说。当然,那时候的学林毕竟是个孩子,况且这种没爹没娘的日子已经习以为常,往往一转身就会把那些事抛到九霄云外了。

       1975年,王学林的命运再次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当时“毛泽东思想工人宣传队”(简称工宣队)进驻学校,开始了一场“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万万没想到,王学林父母的逃跑竟成了一种“罪过”,而且,这种罪过竟然会殃及到年幼无知的王学林。一个孤苦伶仃的孤儿,突然之间,就稀里糊涂地变成了牛鬼蛇神的狗崽子。工宣队天天找他谈话,要他交代父母的下落,要他跟父母彻底划清界线。一个父母逃跑时,还不到10个月大的婴儿,连父母长的啥样都不记得,此后的十几年来,远在他乡的父母也从未与他联系过,他怎么能知道父母的情况呢!每次被工宣队找去谈话,都是一问三不知。面对工宣队的呵斥,他常被吓得嚎啕大哭。

       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岁月里,王学林的遭遇是今天的年轻人难以理解的。自从王学林变成“狗崽子”后,原来人们对他的同情变成了歧视。衣服、被子脏了,不再有人帮他洗。吃饭稍去晚一点,伙房的人就不给了。贪玩的学林常因忘了时间而忍饥挨饿。在歧视、孤独和恐惧中,“妈妈”这个陌生的名词竟不知不觉变得亲切起来。尽管工宣队把他的爹妈说得很坏,可奇怪的是,他不但不怨恨抛弃了自己的父母,而且想寻找妈妈的愿望反倒越来越强烈。一位同情学林的知情人,终于将妈妈的下落告诉了学林,并帮助他离开125团回河南寻亲。到了乌鲁木齐,趁当时交通管理混乱,他爬上东去的列车。千里寻亲的学林到河南沈丘后,经过许多周折,终于打听到了母亲的住处。他满怀希望叩响了母亲的房门,没想到,生身的母亲面对可怜的学林,竟矢口否认在新疆生养过孩子。且不由分说地将他推出门外,紧闭了大门,任凭王学林在门外撕心裂肺地哭喊,央求……天真幼稚的学林,哪能理解母亲的苦衷——在那个残酷无情的岁月里,生母在新疆的“丑闻” 一旦暴露,她将会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绝望中,学林想起了生养他的柳沟,想起了曾经给过他许多温暖的父老乡亲。于是他带着此行的懊悔和对生母的怨恨,也抱着求生的希望,爬上西行的列车回到了新疆,回到了柳沟。王学林原以为回到125团还可以继续上学,没想到在他离开学校后,工宣队已将他开除了学籍。鉴于他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于是网开一面,让他留在学校食堂拉水,以维持生活。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每天得拉着架子车不停地从井上往食堂拉水,年小体弱的学林不知摔了多少跤,经常弄得满身泥水。新疆的冬天十分寒冷,井台四周及拉水的路上结满了坚冰,行走起来一步三滑。一次,王学林不慎滑倒,摔断了右臂……

       好不容易熬到 “四人帮” 被粉碎,文化大革命结束。工作组给他平反时,问他是继续上学还是参加工作。王学林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应该作一个自食其力的人,不能再给国家增加负担,他毅然选择了参加工作。出于对父母的谴责,他决定不再用父母给自己留下的姓名。填表时,他在姓名一栏里,端端正正地写下“国中华“三个字。他说:我没有父母,我就是祖国的孩子,我要做一个中华好儿男!”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23)
95.8%
踩一下
(1)
4.2%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