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柳沟情缘 >

往事柳沟之二 “骡 的”

时间:2012-11-22 17:10来源:柳沟 作者:马俊良 点击:
往事柳沟之二 “骡 的” 作者 马俊良

       “恶搞”是网络名词,恶意搞笑,也可以说成用滑稽搞笑的方式表达自己意思的方式。
我就被“恶搞”过一次。
       一次,易传江请在柳沟七连工作过的人吃饭。一人迟迟未到,我说恐怕来不了吧。易传江说:“打的”快得很。你以为是你当年到七连坐“骡的”吗?
       我被“恶搞”得连自己都笑了。
       “骡的”指的是骡子车
       七连到场部有两条路:大道远且坑坑洼洼,下雨无法行走。小路近起起伏伏,下雨可以行走。七连的骡子车可以走大道,也可以走小路。
       我到七连坐骡子车走的是小路。从场部出来,穿过12连和很远的戈壁才到七连。在连部我碰到了许多突然冒出来的人和他们奇异的眼光。
       很久以后,我才弄明白他们是看骡子车的。这辆骡子车相当于今天的“的士”,更相当于今天团长政委的“牛头”专座。一般职工只有生病急诊才能坐,而领导到场部开会时,遇上下雨化雪,道路泥泞才坐,平时骡子车的任务是执行特种任务。所以坐骡子车是连队的一种特殊待遇,七连有很多人坐过,还有很多人没有坐过。每当骡子车出发和归来时,会有许多人来送行和迎接。
       事过30年后,易传江海记得骡子车是因为他没有坐过,我还能记起来是我坐过,大家都对我被“恶搞”而笑,说明骡子车这个符号还储存在记忆里。
       我清楚地记忆得:那辆骡子车比一般的架子车宽一些,护栏高一些,为的是冬天送病号可以铺被褥。骡子是黑黄相间的颜色,但我更清楚地记得那位赶车人:他40来岁,有些谢顶。他坐在车头,我坐在车尾,在近两个小时的颠簸里,他只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话,那一眼是像惊叹号一样的叹息,那一句话是“你咋会到柳沟来”。
       他的叹息眼光和冰凉的话意思是:柳沟不适于人的生存,年轻人来了是自跳火坑。柳沟人说出这样的话真该挨板子,但不这样又该怎么说呢?那时柳沟没有一条像样的路,没有一间像样的房子,没有一块像样的条田,没有一条像样的水渠,没有一个像样的连队。我这样说,是不是把先辈们几十年的艰苦奋斗一笔抹杀了?如果那样,我将会受到所有柳沟人的指骂,也不配做个柳沟人。
       今天我把这些事情真实的说出来,正是我捧出了十二分的热爱和真诚。像我坐“骡的”一样令人辛酸落泪的故事,谁没有过呢?“病号饭”,就是一碗面条,现在是再普遍不过的饭了,但在当时,只有病倒在床上的人才能吃上。1995年,一群回城的知识青年到柳沟15连,吃饭时点着要吃当年的“病号饭”,一把面,几片白菜叶,没有油,有几个人边吃边落泪……
还有“瓜菜代”的苦难,谁没有经历过呢?
       当时有位同事请我吃大米饭,那白灿灿的大米令我至今难忘,同样没有菜只是倒了醋的吃法也令我至今难忘。
       七连食堂有位烧火的老人:五个孩子,老婆不能劳动,生活的艰辛压得他几乎透不过起来。他抽的莫合烟,几乎全是粉碎的烟杆,只有用旧书页卷。我卷过两次他的烟,我觉得那种味道简直是吸辣椒粉,但他叼着很是享受,很是陶醉,很是幸福……
       这幅形象一直保留在我的心里,使我难以释怀,无法理解。今天,当我重新审视时,顿然领悟:这是一种对美好的向往,一种对幸福的追求,一种崇高的境界。
       正是这种向往、追求、境界,才使柳沟人在恶劣的环境里拼搏,坚持,忍耐。这希望,好像浩瀚大海里的灯塔,茫茫沙漠中的清泉,巍巍雪山顶的雪莲,正是这种希望,让我感到柳沟人的坚忍不拔,吃苦耐劳和勇气。我相信,那时的每一个柳沟人心中都有一辆“美丽的骡的”,一顿幸福的“病号饭”,一支明亮的“莫合烟”的美好追求。
       30年前,我听过王隆的一次讲话,他反复强调:不要忘记过去。
       不要忘记过去的什么?不要忘记过去的人,过去的事,过去的艰难,过去的创业,是的,这些都不应该忘记。但最不应该忘记的还是我们自己,在那艰难困苦中所保持的尚未熄灭的火星,还在闪耀的星光,冰天雪地里保持的一缕阳光。
       啊,柳沟。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