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柳沟情缘 >

忆125团乌苏水磨

时间:2012-12-21 20:41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 龙宗翥 点击:
谨以此文,献给我供职过8年的125团乌苏水磨及当年的同事们。 ——作者

        改革开放前,全国各地都被划分成大大小小的行政范围。无论你生活在什么地方,也不管你从事什么职业,每个人都被严格控制在自己工作、生活的行政范围内。这个行政范围就叫“单位”。在那个年月里,人们的生活必需品、工资、甚至言行都被单位牢牢掌控着,一个没有单位的人不但无法生存,连外出办事和与人交往都很困难。也许,过来人都记得,如果两个不相识的人需互相了解,要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哪个单位的?”由此可见,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单位”对一个人有多么重要。

       新疆兵团农七师原25团乌苏水磨,是我从学校进入社会后,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单位。因此,它对我的一生至关重要,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刻。虽然早在1970年这个单位已被撤销,我对这个曾经工作生活过8年的单位,却难以忘怀。退休后,随着恋旧情节的越发强烈,我和妻子特爱回忆在乌苏水磨的那段日子。

       前两天整理藏书时,把退休前没有顾得细看的《一二五团史志》翻了出来。我立刻兴致勃勃地打开它,想查看团志里是如何记叙乌苏水磨的。令人失望的是,我查遍了所有的章节,都不见乌苏水磨的条目。但我不信这本厚5厘米、长达1131页的团志里,会找不到有关乌苏水磨的一点蛛丝马迹来。于是我下决心从头到尾一页页地仔细查阅。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从一些章节的字里行间,找到了有关乌苏水磨的一些零零星星的文字。虽然语焉不详,有的地方即便只有一句话,却让我喜出望外,倍感亲切。现将这些零散的文字罗列于下:

       “1958年……购买和扩建了乌苏水磨”(《一二五团史志》第十一章 政务纪要 第二节、第八“大跃进”233页)

       “1959年,在乌苏兴建水磨,面粉加工生产机械化。”(《一二五团史志》十九章“工业”403页)

       “1953年,团场在乌苏县西湖兴建一座水磨坊,装有两盘石磨,以水力推动,进行半机械化面粉加工,年加工面粉2000余吨。同时还组装一套生产能力为1000吨的水力碾米坊,当年组装,当年碾米180吨”(第十九章、第三节 粮油加工407页)

        “1954年秋,二十五团北移至乌苏县柳沟地区,为解决职工吃面粉问题,从乌苏的苏联侨民手中,以80块银元购水磨一座。后该团又投资在其北面增建一座水磨坊和一座水碾坊。年加工面粉2000吨;大米1000吨。除满足灌区供粮以外,还为乌苏县、独山子、克拉玛依和附近农民加工粮食。并开展酱油、醋、白酒等副业生产,经营一直很好,在团内粮食加工设备建成后,125团于1970年将水磨、碾坊和副业生产的全部作坊设备、职工住房无偿移交乌苏县和西湖乡”(《一二五团史志》第四节“一二五团对地方的支援”之二“支援地方发展工业”655页)

        “1955年11月,由劳改支队长高有富、政委杨廷贵带领支队部及直属单位移驻乌苏老水磨待命,为开发柳沟做准备。”(《一二五团史志》“大事记”1022页)

       在《一二五团史志》第四十二章、第九节“团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名录”一节中,1956年的名单最后一行是:“水磨队 张忠新 李天禄 朱全代”(其后年份先进名单从略)。

       以上这些零星分散的史料十分简略,而且对乌苏水磨建成的时间和记事还互相矛盾。譬如建磨时间有1953年、1954年、1958年、1959年等四个不同的时间。第四节说乌苏水磨是1970年“在团内粮食加工设备建成后”就将它交给地方了。但在同一章里又说125团在1958年、1961年相继在柳沟一场、125团11连、20连建起了皮带磨坊。而且在乌苏水磨交给乌苏4年后的1974年,团内的粮食加工车间仍在继续扩建和新建。这说明乌苏水磨交给地方的原因绝非团内建成粮食加工厂后不再需要它了。据我所知,建水磨的初期的确是为了面粉自给,但从1960年以后,主要是对外加工。至于1970年为什么要将它交给地方,这对不知底细的人虽然是个谜,但绝不是团志里说的那个原因。不过,无论以上的记载有多少矛盾和纰漏,它毕竟以官方的史料证明了125团乌苏水磨的历史存在。遗憾的是,这个在125团历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工业单位,在团志的工业单位条目里,却没有它的一席之地。

        笔者认为,一个历史上存在过的单位,后来虽然因某种原因撤销了,但它曾经存在的那段历史却不应在史书里消失。正如一个王朝虽然灭亡了,史籍里还会对其历史作尽可能详细的记载,并给予它应有的地位和评价。125 团乌苏水磨是125团党委批准成立的正式在编单位,有历届领导、业务班子,从1960年后,职工人数达80余人,职工总数最多的1963年达200多人。单位从成立到拆销时间长达14年。水磨的干部、职工在那里辛辛苦苦工作10多年,为125团和地方经济的发展、为民族团结做出了贡献。其中有三位老同志因病死于乌苏水磨。他们是“9.25”起义的班长冯金者、战士闫绪德、河南支边青年孙留清。

       像这样的单位,在《125团史志》的工业一章里,应该单列一个条目。不能只在陈述政绩时,才不得不各取所需,其余则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也许有人会说,一部团志需要记录的单位太多了,在有限的篇幅内无法给所有单位建单列条目,何况乌苏水磨早就撤销了。但事实否定了这种说法。因为一些在125团历史上存在时间很短的单位,甚至一些业余的团体、组织十分松散的文学社团、学会,在《一二五团史志》里,都专门列了条目或图表,作了比较详细的记叙。如“柳沟一场业余演出队”、“25团曲剧团”、“柳沟一场豫剧团”、“柳沟三场京剧团”、“25团演出队” ……它们也是早就被撤销了的单位,其中的“柳沟三场京剧团”只存在一年。《一二五团史志》不仅为这些单位专列了条目,而且连人数、领导、主要演员、演出的主要剧目都有记载。而乌苏水磨这个长达14年的在编企业单位,在团志里却没有立身之地,这是让人无法理解的。当然,作为曾经在125团兼任过史志办公室主任的笔者,对这个失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不但应该承担责任,而且应该尽力补救。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