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柳沟情缘 >

柳沟彭钧-印象新疆

时间:2015-11-11 23:25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本站 点击:
名家赏析:彭钧 印象新疆影像 中国年代书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西域收藏顾问
      彭钧,20世纪50年代生于中原禹州,世代书香门第,其父彭少甫是当地文化名人。其兄彭耀宗系贵州著名画家,现居宁波。彭钧20世纪60年代迁至新疆125团(柳沟),早年受家庭影响与书画结缘。20世纪70年代有幸结识好友-海派花鸟大家江寒汀关门弟子梅若(周国华)先生,更深入地学习掌握了国画之精髓。1987—1988年深造于苏州丝绸学院学习染织和国画。现居北京,专职画家,任中国年代书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投资协会艺术品投资交流中心特聘艺术家、中国文化艺术城专职画家,咏雪情画院客座教授,石河子大学美术系客座教授,《中国美术家》编辑。
1983年,《鸡菊图》入选新疆青年画家集。
1985年,《秋实》获新疆兵团书画展一等奖。
1987年,《笑口常开》获自治区美展三等奖。
1992年,《千秋功绩》收藏于陕西博物馆。
1995年,《红宝石》获中国美协、文化部、组织部联展第一名。
1995年,《红石榴》收藏于黑龙江博物馆。
1997年,《秋实》参加香港回归—中国文联书画展,被文化部收藏。
1998年,《红宝石》参展全国总工会、中国文联、文化部首届职工书画大赛。
2008年,《秋的收获》法国大使馆收藏。
2009年,《早春》被驻法国领事馆收藏。
2010年,《故乡》参加中古建交50周年文化交流展,被古巴驻华使馆收藏。
2010年,《牡丹》精品由中国商会及博爱天使王尉伟女士赠予泰国素博巴实亲王,并获泰国最高荣誉勋章。
2011年,第六届全国欧阳询杯书法大展获金奖。
2013年,《大漠之魂》《西域宝石》被中国投资协会收藏。
 
走向原野■ 贺江
      叶永青说:“所谓的旅行,就是看世界,其实就是为了看自己,走得再远,也是为了回家。”
      翻检所有的书籍和音乐,内容多半都是乡愁,刻骨铭心而又万古常新。
      有没有这样的时刻,老歌在徘徊,泪水流满面
      有没有这样的时刻,听雨到清明,任茶水冷透
      有没有这样的时刻,对一抹夕阳,望见远方的家园
      有没有这样的时刻,站在阡陌间,听见童年的笑声……
      知否,在我们迈开脚步离开家乡时,身后的目光注定了牵挂。回首挥手的刹那,故乡已经定格成永恒。一眼似刻刀,家土已经在心底留下不可磨灭的烙痕。经年后,回望,不觉然自己的眼睛里多了许多的牵挂,甚至很多时候,有种飞奔回去的冲动,走得越远,乡愁越浓艳,思念越涩难。
      “天下没有比家更好的地方。”遥远的家,遥远的记忆,却一直是我们的心灵的桃花源。越夜越美丽,越年长越恒常!
      彭钧,一个画家,不谈画,只津津乐道于他生活过的地方,他到过的原野,西域通红欲滴的石榴,盛开了各种条件下的花卉,一切的一切……笔下却是那么浓厚的山水,空无一人的原野,不动声色,却似乎发出一阵阵呼唤,呼唤着远方的游子。那墨色的石榴,硕大饱满,诱惑着童年的幸福。那茂盛的白梅,蓬勃昂扬,那是梦幻在展翅翱翔……
      心在远方的原野流连,人还在画室内静默。流年在日升日落中盛放,乡愁在画中弥漫,所有的喧嚣都退远,只听见原野那一声声呢喃一声声呼唤!而百感交集的心在沉陷、沉陷……
      家是生命的基石,乡愁是行脚的吟哦,而无论走多远,我们都走在回家的路途上。
      走向原野,原野那一片青绿清凉,那白梅清香,那石榴甘甜,那思念不在遥远……
      韵味厚重 元气淋漓
我读彭钧画■ 何洪江
      彭钧是当今中国画坛上的少壮派画家,以独具特色的国画风格著称于世。他得古人之神髓,积四十年之经验而自成面目。
      欣赏一幅画,一般从三个方面。第一,看它的构图皴法是否壮健,气象是否高华,来龙去脉是否交待清楚,运笔是否健壮而不粗犷、细密而不纤弱。第二,看它的的笔墨风格是否既不同于古人或并世的同行,又能在自己的独特风格中多有变异,摒除成规陋套而自创新貌。第三,感受它的韵味,一幅画呈现在面前,是否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一种纯正不凡的气息和健康向上的力量,能使人玩味无穷。彭钧的画在这三方面都很出色,无怪受到众多专家和书画爱好者的热捧和国内外收藏家的青睐。
      作为一名专长中国画的画家,彭钧在全景构图的花鸟画、雄浑深广的山水画、反映世态人情的人物画方面,都功力深厚,独擅胜场。
      我们先看彭钧的大写意花鸟画。
      元代以后,作为最高表现形态的写意花鸟画,成为画坛的主流绘画形式,经明清两代的徐渭、八大山人和扬州画派诸家趋于成熟;近现代之后,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花鸟画大师,进一步将大写意花鸟画推向了极致。然而,这些大师谢世到现在,大写意花鸟画遇到了空前的文化困境,在当代越来越迷失于“空气稀薄”和“缺氧”的状态。不过,当代的文化背景虽然如此,但仍不乏有志者对传统文化抱有极高的热情和虔诚的追求,他们虽然置身于当代文化之境,但对传统文化的研究却不遗余力,从中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艺术的表现方法,从而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富有个性的艺术作品来。我们认为,五十出头的彭钧,就是这个领域的佼佼者。
      彭钧的花鸟画深得传统文人画气息,又有新的突破。他能将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与强烈的现代意识熔于一炉,不论在感受上,还是在表现上,目前都已形成自己的特色。你看他画的绿梅压枝的《暗香浮动月黄昏》,硕果倾杆的向日葵《生命》,满嘴玉粒的《墨石榴》,无一不浑厚奔放,逸气洋溢。这些画着意处一丝不苟,放逸处则点到为止,所谓在纵横之大写中注重细微处的用笔,达到了收和放的高度统一。作为一名有高境界追求的画家,彭钧深知中国传统艺术精神所崇尚的是含蓄、浑厚、自然的审美品质,他在创作这些画时,首先考虑中国文化的审美趣味,遵从中国人的审美习惯,在大写意的花鸟画中尽力做到在表现性与含蓄和蕴藉的审美品质之间的平衡,有机而和谐地形成一种特定的意境。因此,彭钧的花鸟画大气磅礴,逸气洋溢,既传统又现代,雅俗共赏,独树一帜。
      再看彭钧笔下的山水画。
      彭钧的山水画无论是构图,还是运色,都是与众不同,别出心裁。豪放,厚重,刚正,完全是美和力的交响,色和情的融洽,诗和画的组合。《红色峡谷》静穆庄重,山岩巨石占满全篇,赤红的颜色如火焰在燃烧;《春的旋律》生机蓬勃,青松芳草争艳竞绿,鲜嫩的颜色如青春在骚动;《喀什记忆》繁茂苍茫,神气完备,充满了边塞风情,更能使人从这幅画中领略到在大西北生活、工作过的画家彭钧对边疆山水的深厚感情和独特情怀。
      彭钧画这些山水画,造型特点是抽象结构形式和特写形式相呼应的精神图像,突破了原来传统绘画程式化的旧框。采取一种紧密的满构图,并多取局部拉近放大的特写镜头,而特写里的东西则是通过实际画面构成的。它表现的并不是自然形态的客观再现,而是完全经过了现代形式设计的主观表达。在抽象形式结构当中提升一种内在的精神象征,彰显一种永恒的生命精神,从容自然,质朴大气,笔酣意密。彭钧由于有丰厚的生活积累和深厚的艺术功底,因此在画这些画时驾轻就熟,灵活运用白描、水墨、皴擦、积墨、没骨、勾勒设色等多种画法,来表现当代人对自然的感受和感悟,寄托深厚的意蕴,表现心灵对自然的回归,灵魂对困境的超越,睿智对盲目的警示。
      至于彭钧另外一些人物画,虽然不是他丹青生涯的主旨,但也是他艺术语言的统一表达。篇幅虽小,但构图简洁纯朴,笔墨稳重深邃,形象豪气敞亮,更蕴含着数千年北方民族的历史文化、西部高原的风土人情的深厚韵味。
      画如其人。几十年来彭钧生活在画里,画也活在他的心中。他今天有这样的成就,绘画艺术能得到各方面的认同,备受书画界的尊重和推崇,作品为行内和收藏界的广泛看好和称誉,是与他长期的苦心孤诣、不懈努力分不开的。他深谙“陆游功夫在诗外”的道理,为了画好画,他博览群籍,夯实古文功底;为了画好画,他与朋友、同行广泛探索,切磋交流;为了画好画,他深入生活采风写生,积累素材,开掘题材……他是一个勤奋的人,吃得起苦的人,目光远大的人,永不满足的人,因此我们完全相信,彭钧这颗画界明星,在未来的艺术道路上将更加璀璨夺目!

      彭钧作品选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