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柳沟情缘 >

往事柳沟 记七连学校的快乐时光

时间:2017-10-21 17:08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马俊良/ 点击:
往事柳沟 ——七连学校的快乐时光
      从四十六公里做小四轮到柳沟团部要半天时间,从团部做骡子车到七连学校也要半天时间,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八零年后,七连学校先后分配了二十多个年轻教师,大多是小伙子,学校一下热闹起来了.

七连学校原址(2012年江鸟摄) 现已拆除
      那时,刘连娣和黄胜友当领导,经常到我们宿舍聊天,多是文革趣闻.我刚学会抽烟喝酒,劲头正足.他俩有机会就把我带上.
      刘连娣嗓门大,说话爱打比方,除去就回不来,想那说那,说过就忘,像小伙子,好接触.黄胜友写的一手好字,人称黄秀才,说话慢的急人,常被我们打断.现在想想,黄生友这种性格,活一百岁应该不是问题。
      年青人中,我的年龄大,大家尊称我“老马”。有一次,七八个人到我家玩,当着我爸我妈的面叫我“老马”。我连忙摆手示意,不可造次。现在我真成了老马,当年七连的弟兄们见面,还叫我老马,听着既亲切,又暖心。
      我和于刘四,尹建良,易传江住一个宿舍,合伙一个盆子吃食堂。开饭时,我拿盆,尹建良提壶,易传江提桶,于刘四滑,只拿木棍。穿过一片家属院时,碰到一个人,瘦极,只有皮包骨的样子,而且眼睛极大。我们都很诧异,不知该怎么形容。尹建良说,那人很像剧毒品(那时敌敌畏农药瓶子上画着一幅人的枯骨)。
      尹建良平时话不多,但很逗人。易传江的嘴上和脸上不长胡子,脖子里却黑乎乎一片,尹建良形容说,杂草丛生。易传江也不含糊,反击尹建良不长胡子的脸是不毛之地。
      尹建良和易传江家境好,离的近,常回去,得好处的是我,蹭了他俩不少吃的东西。
      那时,七连食堂的菜,基本上夏天茄子,冬天大白菜,但四人一起吃就很香。特别是中午,饭打回来,我们三人忙着收拾东西,于刘四已经动手开吃。他拿着一个炒菜的大勺子,好像是铝制的,一勺子顶我们好几下,没几下盆子就见底了。
      我勉强能吃饱。尹建良和易传江家教好,文质彬彬的讲究吃相:坐要直,筷子要拿稳,先后要谦让,可惜菜就被于刘四铲光了。
      我们躺下休息,吃菜不吃馍的于刘四开始吃馍馍了。他吃馍时,嘴巴吧嗒吧嗒发出巨大的响声,搅得我睡不成。于刘四还倒了一碗滚烫的开水,嘴离老远吸,发出尖利的吁——吁——声,不由人火冒三丈,有好几次,我想跳起来把他的碗从窗子摔出去。
      自从离开七连后,我们四人再没有一起吃过饭。
      下午放学后,大家聚在一起打篮球,很多人脱成光膀子,完全没了教师的斯文。尹建良、易传江、陶万能原是二中篮球队的,在场上横冲直撞,尤其易传江、陶万能天生神力,谁撞上谁谁人仰马翻。叶萌、李相生也会一些,剩下的人都是乱打。有一次,刘连娣也来打球,被我一巴掌“啪”地打在脑门上,声音很大,刘连娣跟所有的人一样笑了,只说了一句:你这个老马啊!以后,我再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校长了。
      最可笑的是石刚和于刘四打球,他俩人跳起来,脚没离地,等脚离地,手又落下去,结果总是拿不到球。石刚和于刘四单挑,篮球在地上滚得时间比在手上的时间长,他俩赤膊上阵,你争我夺,像是相扑,不像打球。
      石刚是七连学校不可或缺的人。人胖,肉滚滚的,脾气好,爱热闹。他能搞出好多事,围绕他也出了好多事。八三年严打前,石刚批评一个女生,女生威胁要找人收拾他。石刚吓得腰里别上哨子,告诉大家,不管上课下课,只要哨子一响,都必须赶快向他靠拢。
      八一年,来了许多新教师,大家都忙着帮忙,可石刚不知到哪儿去了。经查证,他钉橛子去了。于是,七连有了钉橛子的故事。何友林的叔叔去了一次,石刚就编出了“呆——”的笑话。张立刚到学校,石刚就在她面前说,老马喜欢你。又在我面前说,张立喜欢你。他说,老马的问题要解决,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
      石刚还编了叶萌、李相生、尹建良、李万标、屠宪武、陈培杰等人的许多笑料。有的编不上,就在人家的名字中间加一个“大”字,如张大培勤,申大进华。石刚的存在,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欢乐。
      我到过石刚父母家几次。他父母热情好客。他妈妈身材高大,说话爽朗,见了我就说:马老师来了,黑(he—)娃(石刚的弟弟),到水,马老师,吃烟。石刚的爸爸不知什么原因,解放前在上海呆过,见多识广,尤其提起京剧名角梅兰芳、马连良、谭元寿、程砚秋、尚小云等人滔滔不绝,活灵活现,非常吸引人。我在这两位老人面前就像在自己父母面前一样,没有一点陌生感,隔阂感。不知这两位老人如今还健在否,健康否。石刚继承了父母待人亲和的优点。另外,李相生的妈妈和易传江的爸爸都让我感到很慈祥,我吃过他们下的面条。两位老人都去世了,往事重提,想念他们的慈祥。
      说石刚,就不能不说叶萌。石刚能找话题,叶萌能延长话题;石刚跳舞肉的好看,叶萌飘的俊俏;喝酒坐在一起,石刚引出话头,叶萌锦上添花,石刚点起火苗,叶萌把火烧旺;加上陈培杰的推波助澜、李波的冷幽默,七连学校天天有笑话,天天有新词,干活有劲头,教学有奔头。有时我睡觉的时候,都能笑醒来。
      石刚和叶萌还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模仿生进华的口音说话,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据说,石刚在办公室学生进华说话,让韩维凯以为是老公来了,推门就喊;据说,生进华到农七师机关才说了一句话,就有人拉着他问,你是不是125团的生科长。生进华丈二和尚,不知自己这么大名的气,是叶萌模仿的结果。
      能搞笑的石刚和叶萌凑到一块会有什么效果呢?有一天晚上,陈氏姐妹到我们宿舍玩,尹建良和易传江回家去了,我找叶萌去黄胜友家学打麻将,路过我们宿舍,看到石刚正趴在外面的窗子上,跟陈氏姐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里面是于刘四在说。我们宿舍的灯光雪亮,好像是易传江新换的200瓦灯泡,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外面的人把里面看的清清楚楚。叶萌看着石刚,悄悄跑到他后面,突然放了一个很响的屁,转身就跑。陈氏姐妹在里面笑,我在外面大笑。
      七连学校就是这么热闹。还有一次,于刘四和陈培杰在我们宿舍斗嘴,两人都憋着满腔怒火,竭尽讥讽、挖苦、嘲弄之能事,恶语相加,妙语迭出,却面带笑容。石刚和叶萌在旁边摇旗呐喊,我们旁观者大呼过瘾。
      最过瘾的还是八一年中秋。大家凑了些钱在学校过李相生和李光宇当大厨。他俩共同的特点是:低调、谦和、乐于助人,动手做菜义不容辞。晚上,大家围着几张破桌子吃李相生和李光宇做的菜。笑声不断,歌声不断,跳舞不断。七连的一个职工也来玩,进门就说,兄弟我晚来一尺步。几杯酒下肚就醉了。醉了我和尹建良送他回去。回来之后,见于刘四要和李相生比武摔跤,原因是于刘四要吃月饼,李相生不给,说等人到齐了统一分配,一语不合,于刘四要打锤比武。于刘四身材高大,李相生矮小,但结果出人意料:于刘四被李相生连续放倒在地。
      于刘四脸上挂不住,失声而哭,掩面往后面的棉花的跑。我们在后面追。棉花地里有棉花朵,于刘四爬上去,仰天大哭。哭过就背古诗,背完唐诗备现代诗;他一会哭一会笑;一声叫月亮,一声喊白云。那晚是八月十五,月明风清,月光千里如泻,棉花地里雾气迷蒙,周围的沙枣树、柳树、白杨树,像是浸透了月光。我忘情地欣赏者美好的景色,忘掉了于刘四的大喊大叫。
      转眼间,那个夜晚过去了三十年,当时的情景恍若发生在昨天一样。我再七连学校只呆了一年,美好的时光太短。
      后来,石刚去了内地,于刘四不知哪里,一直杳无音信。再后来,陈培杰去世了,李波得了重病,刘连娣失去了与人交际的能力,黄胜友不知所终,不能不使人常叹息。
      现在,还能见面多的是陶万能、易传江,当年的两个白面小书生,如今皱纹已经爬到额头,眼角。偶然,见到尹建良、何友林、李相生、李光宇,时间都到哪去了?时间都到哪去了?
      只有叶萌,也只有叶萌,过年过节,能把七连学校的人召集到一起,只是难以凑齐。见到他们,我总有一种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感情。眼前总是浮现秦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的情景。
      叶萌在,欢乐在,笑话在,热闹在。这时,更想七连学校的时候,更想多一个石刚。
      啊,七连学校快乐的时光!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