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柳沟情缘 >

往事柳沟--一中的教师们

时间:2017-12-05 22:35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马俊良/ 点击:
往事柳沟 一中的老教师们(之一)
      往事柳沟   一中的老教师们(之一)
      我是八一年到125团一中的。当时,初中部的老师们集中在两间大办公室里,文、理科各一间。我教历史,坐在窗子边,语文组的老师们坐在中间。
      叶浩然是语文组长,坐在进门的中央位置。他戴幅眼镜,脸上有两道皱纹弧,威严的像位家长。从他始终正襟危坐的姿态上,我猜想他可能读过私塾,受过私塾先生戒尺的严教,要么就是出身书香门第。冬天,他每天在火炉上炖一缸子银耳汤,我偷喝过一次,没什么好的。那时还没有保健的说法,叶浩然肯定会长寿。我读的第一本小说《艳阳天》,作者是浩然,读的第一首诗《游子吟》,作者是孟浩然,所以我无端觉得:有“浩然”二字的姓名,人必有学问。比如,叶浩然的儿子叫“叶萌”、“叶春”,女儿叫“叶冰”殷切之情,诗意满满,我好生敬佩。
      叶浩然“训”过我一次,原因是我和叶萌、谢书成去闹菜杰结婚的新房,蔡杰拿出一瓶奎屯大曲,叶萌、谢书成跳着舞抢酒喝,叶萌四口,谢书成三口,干了。我连一口都没捞着,瓶装的奎屯大曲好酒阿啊!叶萌喝得酩酊大醉,回家整得叶浩然夫妇大半夜没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叶萌跑到到七连学校去了,憋了一肚子气的叶浩然找不到地方发火,就训了我一顿,其实就是诉了一顿苦。
      朱琳琪,在办公室坐在叶浩然旁边。她像一个家庭中的长媳,从不多说一句话,也从不大声说话。下课铃一响就去看班,真是一个好班主任。朱琳琪与农场人不一样,尽管衣着朴素。到底哪儿不一样却说不出来,可能是含蓄、谨慎的内在气质所在。朱琳琪的三个女儿都见过,一个比一个漂亮,所以我推想:她年轻时,一定是矜持、高雅的美人。
      叶浩然和朱琳琪的课我都没听过,无法判断他们的学识。
      许扣娣的课我听过,不错。她好学好问,谦虚和蔼,爱笑,好像镶了一颗牙,笑的声音像唱歌。许扣娣衣着朴素,像农场人,不像上海人。
      理科组的办公室记得只去过一次,绝大多数人不熟悉。姚家薄,也不知名字写得对不对。认识他是有一个学生打他,我亲眼所见。第二天,所有的老师去慰问他,还罢课,团领导来了一顿训斥,大家都说自己每课,我和薛宏不会应变,吓得赶快跑去蹲厕所。结果罢了不到一节课就不了了之。我对他的印象是:说话不严谨。
      还有一个教物理的男老师,武汉口音,记不得他的名字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陈琳艺老师。之前,我和她没什么来往,也没讲过话,只是听说,她是大家闺秀。有一天中午,她叫我到她家吃饭。走的是加工厂自来水井那条路,水井旁有一排大柳树,树下有人洗衣洗菜,斜过去路过李建军家门口。
      陈琳艺家住在老商店,那片家属区房屋拥挤、破旧、低矮,周围没有一点绿色,路面坑坑洼洼。尤其秋季连阴雨,天是黑沉沉的天,地是黑沉沉的地,屋是黑沉沉的屋,几十年了,这些影像始终从我脑子里无法抹去。
      陈琳艺家在老商店附近,进了门,立刻感到别有洞天:客厅干干净净,布置得简洁、雅致,屋角有两盆花。厨房和客厅有一道玻璃墙。此前,我还没有在农场谁家见过如此布置。
      盘子是白瓷的,汤盆是白瓷的,碗是白瓷的,给了我强烈的美好生活愿望。
      大家闺秀是什么样子,就是陈琳艺的样子。我现在隐约记得,她的个子不高,短发,其它方面记不住了。我想,陈琳艺现在有七十多了,她站在那里,满头白发,文静而优雅,很美;说话声音不高,清晰而温和。她应该是这样的。
      20岁之前,我接受的所有教育是:阶级斗争,资产阶级是没有好人的。见到陈琳艺后,这些教育都土崩瓦解了。
      在125团,我见过的上海女老师:如陈琳艺,许扣娣,孟兰琦,石蕴清等,说话都是轻声细语、悦耳动听,感觉像是天堂来的天使,文静而祥和。我在孟兰琦家玩到半夜,高兴起来,又唱又敲,搅得她睡不成觉。第二天,她吵张明励,我听着就像撒娇。但丁来娣不一样:说话像放连珠炮,在人群中总是主角。丁来娣有戏剧的天份,皮肤白,眼睛大,鼻子圆,几句话就能把气氛调动 起来。别人笑成一团,可她抄着双手,始终绷着脸。别人叫她“钉子”,我觉得,更像“豆腐西施”。
 
  之二
      我在初中部呆了一年,就调到高中部教政治,对高中部老师的了解多于初中部。第一个是杨丁九。  
      有一次,杨振东出了两个谜语让我猜:一个是,冯小丽爸爸喝酒,一个是,房晓亮妈妈搬家。我猜不出。
      杨振东说,冯小丽爸爸喝酒——眼盯酒,房晓亮妈妈搬家——孟家拉。
      我想了想,还是“眼盯酒”好。那时,杨丁九老师家晚上打麻将,王精卫、李戈光常去。李鹏程也想打,拉我去,我的水平只能看懂。我们去的早,一进们,看见杨老师坐在沙发上喝酒,面前摆着两个菜。冯阿姨给我俩各倒一杯,杨老师示意干杯。他面带笑意,不看我俩,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自己的酒杯。那神态,好像杯子里装着太上老君酿的琼浆玉液,香得了不得,不能不喝,不得不喝。
      李鹏程逗杨老师说,杨老师,你多幸福,看冯阿姨把你伺候得多好,你是怎么找上冯阿姨的。
      杨老师的兴趣被调动起来,说,那时候,别人把我介绍给你阿姨,她去找我,我在工地东头,她追到东头,我在西头,她追到西头,我在南边,她追到南边,我在北面,他追到北面。
      我和李鹏程听了哈哈大笑。冯阿姨打断说,老杨,你莫乱讲,你莫乱讲。李鹏程说,去,干你的活去,这里没你的事。冯阿姨拿起拐棍敲李鹏程,说,你们这些小娃娃,耍老家伙的猴。(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