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文化艺术 >

不该发生的爱---情感故事

时间:2010-12-04 00:18来源:兵团农七师 作者:陈胜根 点击:
不该发生的爱---情感故事

    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陷入婚外恋的漩涡,而不能自拔!二年了,我一直在这种尴尬的感情中,不明不白地活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有时让我实在受不了。我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这一切又该如何结束呢?也许,这种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不该发生的……
    一、    遇上他是一个偶然
    我原来是在团场工作的。当时,我父亲在那儿当团长。我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便被安排到当地的农行储蓄所工作。虽然是以工代干身份,但工作轻松,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过了几年,我又和团里年轻有为的生产科长结了婚。婚后一年,我就生了个漂亮的女儿。
    几年后,丈夫仕途得意,被调到另一个团,当上了副团长。他便在城里买了楼房,为了让6岁的女儿接受更好的教育,他通过关系,把我调到了市农行工作。虽然我还是聘用身份,但毕竟算是进城了,可以照顾女儿上学了。
    由于丈夫工作忙,一年也回不来几次,我便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城里生活起来。每天,我按部就班地上班,下了班,就赶紧回家做饭,接送孩子。白天忙了一天,晚上还得给她检查作业,辅导功课。周末时,在家洗衣、收拾屋子,上街买米、买面,买油盐酱醋等各种生活必需品;家中水龙头或其他东西坏了,得赶紧想办法修理……忙点、累点倒也没什么,可是一个人操持这个家,里里外外、大事小情都得自己操心,身边没有一个人能够商量和帮忙的,对我这样一个家境优越、过惯了悠闲日子的女人来说,确实有些难以适应。有时,晚上躺在床上,身边只有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对着孤灯清影、冷月寒星,我真的感到孤单、寂寞和无助,便不由得想到以前看过的李清照的一句诗:“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就在这时,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另一个男人。
    那是一天晚上,外面下着大雨,室温骤然下降了几度。我睡到半夜,忽然被身旁女儿剧烈的咳嗽声所惊醒。我赶忙披衣坐起来,拉开灯一看,女儿的小脸烧得通红,用手一摸,烫得吓人。就听女儿一边咳嗽,一边痛苦地挣扎着,喊着:“妈妈,我热!妈妈,我好难受!”我心疼极了。看来,女儿这是发高烧呀,得赶快送医院!可是,这三更半夜的,到哪去找人帮忙呢?真是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呀!但听到女儿的哭声,我立刻打起精神,心一横,牙一咬,迅速给自己和女儿穿好衣服,背起她,就往外跑。没想到,刚出单元门,就和一个正进门的男人撞了个满怀。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孩子也滚到了一边,大哭起来。那个男人忙上前抱起孩子,又来拉我,抱歉地连声说:“对不起!摔坏了吧?”我本来有些生气,但一看这个中年男人,是我楼上的邻居,虽然不知道名字,但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算认识。于是,我便说了声:“没关系!”顾不得理他,便伸手去抱孩子。他却突然叫出了声:“哎呀,孩子身上咋这么烫,是发烧了吧?你是要带她上医院去吗?”我“嗯”了一声,接过孩子,就匆匆忙忙地往外走。他在后面喊道:“让我陪你们去吧?”我一愣,停住脚步,回头一看,他已追了上来。我有些不太敢相信地问:“你陪我们去?”他豪爽地说:“这么晚了,又在下雨,你一个女人家太不容易了。还是我陪你们去吧?”说完,他就跑到路边去拦车,不一会儿,就引着一辆出租车过来了。他跳下车,打开后座车门,把我和孩子搀扶进去,关上门,然后从前门上了车,对旁边司机说了声:“去市医院!”出租车便向医院急驰而去。
    到了医院,他下了车,背起孩子就往急诊室跑,我紧紧地跟在后面。他把孩子交给值班医生后,又急急忙忙地去办手续。回来后,又按照医生开的药方,去划价、拿药。医生给孩子打了针,然后说:“幸亏你们来得及时,要再晚一会儿,孩子由高烧发展到肺炎,就麻烦了!”看着孩子度过危险、安静地睡去的样子,我不禁一阵后怕,不由得感激地朝那位男邻居看了一眼,却见他正疲倦地坐在旁边椅子上打盹呢!我这才发现,原来折腾了几个小时,天已快亮了。于是,我便抱起孩子,叫醒他,一起离开医院,坐车回去。
    在车上,我感激地对他说:“今天多亏你了,要不然孩子就危险了!叫我怎么感谢你呢?”他摇摇头,淡淡地说:“一点小事,何必放在心上。都是邻居,帮这点忙算啥呢?”我不好意思地说:“是啊,在一栋楼里住着,我还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呢?你是干什么工作的,怎么那么晚才回家?”他平静地说:“我叫吴军,在厂里当机械修理工,今天正好上小夜班。要是上白班,恐怕就碰不到你们了。”我抱歉地说:“那你太辛苦了。真是不好意思,耽误你休息了。”他笑了笑,说:“没什么,习惯了。以后,再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好了,邻居嘛,别客气。”
    二、    情有几分能说得清楚
    过了几天,女儿病好以后,为了表示感谢,我便打电话给吴军,说要请他吃饭。他先是一再推辞,直到我再三恳求,甚至说:“不来就是看不起我,以后我们再也不认识!”时,他才勉强答应了。
    于是,这天晚上,我们俩如约在一家中式餐馆的包厢内见了面。我点了几样特色菜,又要了一瓶白酒,上齐后,我便陪着他边吃边喝边聊起来。
    原来,他今年39岁,整整比我大10岁。他原来是当兵的,转业回来后,便分到这个国有大厂,已干了十多年了。爱人是另一家国企的工人,因身体有病,去年就办了病退手续,在家闲待着。他有个儿子,已经12岁,快上初中了。说到他的家庭时,他不住地叹气,说他爱人三十来岁就病退,又不找个正经事做,整天东游西逛,不是打麻将,就是上舞厅;家务也不做,孩子也不管。而他是三班倒的工作,上几天白班,换几天夜班,时间一长,人体的生物钟都乱了。有时上了一夜的班回来,白天想睡觉,可怎么也睡不着;而晚上又睡得很不踏实,稍有动静就醒了。就这样,家里的事和孩子还得操心,他实在觉得苦不堪言。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