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文化艺术 >

新疆兵团的团场与团场文化

时间:2014-08-15 12:06来源:兵团5师 作者:张力 点击:
新疆兵团的团场与团场文化-是一种多元文化、一种杂交文化、一种融合文化,团场文化是极适合于团场人在这片热土上生长的文化。

      团场”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干部职工的一大创造。

     “团场”一词,连最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都没有收录,但收录是早晚的事。首先“团场”是一个客观存在,这个名词已诞生了几十年,在兵团内部通用,在新疆境内通用,也逐渐为内地的人们所接受,肯定是一个地球人都会认可的汉语词汇。

      “团场”这个名词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所有史料都没有记载。但可以肯定,这个名称绝对不是官方硬性规定的,而是广大兵团人首先这么叫出来的。他们觉得自己所处的团队这么叫合适,这么叫名副其实,于是约定俗成,就这么叫着,传扬开来。

      解读兵团这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团体,独具特色的集合,首先需要弄明白、弄清楚几个关键词:军垦、团场、屯垦戍边。

      依据《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军垦的意思是“部队开荒搞生产”。如八路军120师359旅当年在南泥湾搞大生产,就是军垦。在1954年10月7日兵团没有正式成立之前,在部队没有正式集体转业之前,我们解放军的生产部队是称之为军垦部队的。有了兵团再叫“军垦”从理论上说就不是很合适了,因为已经从军队的编制序列中退出来了。现在还称呼我们兵团的干部职工为“军垦战士”,不过是习惯罢了,是一种怀旧,是一种历史的、心理的、情感的延续。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新疆军区的生产部队集体转业成立了兵团,下辖农业师、工业师,农业师下辖国营农场、国营牧场,后来由于难以割舍的情感和其它诸多原因,又把农牧场改称“团”了。现在兵团正式出版物上仍是称“团”,有时也称“团场”,如某某“中心团场”,如兵团领导人强调“兵团的基础是团场”,“兵团的工作重心在团场”,因而“团场”的名称是从民间到官方,被上上下下所认可的,理应走上“大雅之堂”,理应走进《现代汉语词典》。为“团场”正名,取得合格证、通行证是理所当然的事。

      “团场”由“军垦”而来。“军垦”以“军”为主,以“垦”为辅,军垦部队还姓“军”。团场则是“团”与“场”并重,既“团”又“场”,不是军垦是农垦,农垦“部队”不姓“军”了,改姓“民”了。“团场”是由“团”和“场”杂交而成的一个新“品种”,这是兵团人创造的一个新名词。《现代汉语词典》里解释说,“团”是军队的编制单位,一般隶属于师,下辖若干营;“场”这里指的是农场,是使用机器、大规模进行农业生产的企业单位。“团”是战斗队,“场”是生产队、工作队,“团”与“场”合起来就诞生了一种亦军亦民的新型组织,就能够成为“四个力量”,即生产建设的重要力量,保卫边防的重要力量,维护新疆社会安定的重要力量,促进民族团结的重要力量;就能够成为“四个模范”,即生产建设的模范,安定团结的模范,民族团结的模范,稳定新疆和巩固边防的模范;就能够充分发挥建设大军、中流砥柱、铁壁铜墙三大作用。

      “场”是屯垦,“团”是戍边,合起来就叫屯垦戍边。屯垦是发挥建设大军的作用,戍边有两种含义,防止和抵御外敌入侵是戍边,维护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安宁,打击民族分裂主义分子、极端宗教势力、暴力恐怖犯罪分子等“三股势力”的破坏活动也是戍边,对外敌我们是铜墙铁壁,对内敌我们是中流砥柱。屯垦为戍边打下雄厚的物质基础,戍边为更好的屯垦、建设边疆、繁荣边疆提供可靠的安全保障。屯垦为戍边,戍边为屯垦,屯垦支援戍边,戍边保卫屯垦,二者相辅相成,共存共荣,不可分割。这就叫“团场”,这就叫由175个“团场”共同组成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读懂了“团场”,就读懂了屯垦戍边,就读懂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团场这个由“团”与“场”组合而成的屯垦戍边特殊组织,是兵团人的一大创举。团场文化是举世无双的特殊的一种文化,解读团场文化,有助于我们进一步认识自己,了解自己,以便于发挥好自身优势,更好地履行历史赋予的神圣使命。

  团场文化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特殊性在哪里呢?
  团场文化是一种军旅文化。团场由团演变而来,自然有团的遗传基因,有团的血液。我们至今还把自己称作是军垦战士,甚至还把自己的团场、连队称作是部队。至于团长、政委、连长、指导员这些职务延续至今,毫无例外地显示娘胎中留下的痕迹。团场的孩子从懂事起就知道自己的爷爷奶奶甚至父亲母亲曾经是军人,自己家住的所在曾经叫做老营房,新营房。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军、六军、二十二兵团、五军的转业军人奠定了团场的基业;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大批沈阳军区、济南军区、成都军区、兰州军区的复转军人成为团场的新鲜血液;后来,一批在新疆服兵役的内地青年退役后主动联系到团场工作,成为留疆战士;还有众多团场自己的子女参军复员后又回到团场工作;还有国家按政策安置的军转干部。曾经是兵的比例远远高于地方,团场的武装民兵大部分都是复转军人,政治觉悟高,组织观念强,纪律严明,训练有素。在这样的氛围熏陶和影响下,我们这些在连队、团场生长的军垦第二代、第三代从小就喜欢戴军帽,唱军歌,玩打仗的游戏,血管里涌动着军人的血液。从八十八团场走出的军垦后代王宏伟能成为一流的军旅歌手,一点也不会让团场人感到奇怪,没有走出的还多着呢。军旅文化一代又一代地塑造了团场人坚强的品格,刚强的性格,拿起坎土曼、开起大马力拖拉机来就是建设大军,拿起枪、操起炮来就是中流砥柱、铜墙铁壁。无论是1962年发生的“伊塔事件”,还是1997年发生的“二?五事件”,还是2009年发生的“七?五”事件,团场人在这些突发事件中所发挥的维稳作用举世瞩目。有团场在,有兵团在,新疆就绝对不会成为第二个科索沃,第二个车臣,祖国的西北边疆就会镶上一道金边,金碧辉煌,固若金汤。憾山易,憾兵团难!(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30)
99.2%
踩一下
(1)
0.8%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