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私密家园 > 心灵日记 >

我和红灯区女子的故事

时间:2014-10-16 14:22来源:心灵 作者:点击:
我和红灯区女子的故事

      ——引子
      在这个嘈杂的村子,我时常迷茫。
      穿梭在密集的楼房间,行人匆匆,我却看不到希望。
      我是待业青年,是大学扩招后被就业的一代。
  来到这个村子纯属偶然,为了有落脚之处,之后便住了下来。
  下楼打水的时候能看见后面巷子里衣着暴露的姑娘走过,身上散发的香水味一度让我着迷。这种味道我曾经在前女友的身体上闻到过。
  刺鼻的香水味混合垃圾堆散发的腥臭,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我的身体开始膨胀,我的欲望逐渐生长。
  有人唱过:就在我进入的瞬间,我真想死在你怀里。
  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体会到了,我不知道是自己已经麻木还是身体出现问题,过去几年,我对女人的兴趣越来越小。我也时常问自己,爱情与欲望你怎么选择。可终究找不到答案。
  看着村子里红灯区的女子,我忽然有种探秘的冲动,这是一种原始的欲望冲动还是爱情的欲念支配?不得而知。

  一

  这个冬天并不冷,但待业的状态让我心冷。
  面对现实的压力,我无所适从。
  我用回忆填补无聊的日子。
  我响起了前女友、老同学、朋友,在这个古城冬天,这些东西让我温暖。
  很久没有恋爱,也忘记了爱情的味道。
  在网上搜集了关于红灯区的帖子,有详细的描述,也有神秘的回应。
  但我始终没有跨出这一步,我对红灯区的记忆只停留在影像中。
  《天堂电影院》里红灯区的女子同样让我着迷,那是青春期男孩的幻想和荷尔蒙冲动。
  而我离这种冲动已经越来越远,我不知道还能否找回这种朦胧的感觉,至少我抱有这样的想法。
  冬天的第一场雪飘下来了,雪花洒在脸上,立刻融化,混合着我的泪水。我失去魂魄的躯壳游走在城市的大街上。车来车往,人潮汹涌,我默不作声。
  人活着有什么意义?
  夜里我时常问自己。奔波于庸碌的生活,为了低廉的薪水疲于奔命。生命不该这样啊!!!
  有时想去放纵自己,让身体肆意膨胀,抛离灵魂的束缚,能否获得涅槃后的重生?
  

  二

  整日在村子游荡让我看清了红灯区的摸样。
  两条巷子分布着玻璃门房子,白天能看见白花花的大腿和暴漏的肉体,晚上则闪现若隐若现的粉红色灯光。
  我徘徊在巷子里,绕着巷子走了一圈又一圈,却始终不敢迈出这一步。
  直到见前女友的那天晚上,我才第一次走进了这个在外人看来神秘的红灯区。
  前女友在西安上学,和我在一起时高二下学期。那时的我们相信爱情,她说: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我默默记着,生怕自己忘记。
  在那个闭塞的县城,谈恋爱是被禁止的。可我疯狂的爱上了小惟,她的天真单纯,她的多愁善感都让我格外着迷。
  我给她写情书,是那种真诚的表白,最疯狂的一次写了十几页,连我自己看都感动的流泪。
  我经常去她租住的房子陪她玩,帮他打水,逗他玩,在枯燥的日子里,我们就这样相互扶持。
  我陪她在楼顶看流星雨,并许愿一生一世陪着她。这都是年少时疯狂的爱恋,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管天长日久。
  在燥热的夏天,我悄悄爬上了她的身体,并试探性的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性接触。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像一个听话的孩子。我则像寻觅宝藏一样慢慢摸索,充满了未知的惶恐和新鲜的刺激。
  第二天我去城里给她买了一个指环,听说那年是指环年,凡是戴上指环的人都会获得幸福。我信以为真,把幸福就这样交给了她。
  后来,我也搬出了学校。她却由于家长的干预搬回了学校。阴差阳错,我们享受着隐秘的恋情带来的快感。
  有次她复习晚了回不去宿舍,直接从学校院墙翻过来找我。那个晚上我紧紧抱着她,不敢相信她瘦弱的身体是如何做到的。
  那时候班上女生喜欢看安妮宝贝,她也不例外。我们自私的相爱,全然不顾他人的感受。我一度以为我们就这样下去,一辈子都不会分开,可事实并非自己的想象。
  高考结束,我去外地上学,她留下来补习。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我还来不及思考,便无可奈何的接受了这样的结局。
  大一的一年是我二十几年来最痛苦的一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连续的失眠以及幻想差点摧毁了我的身体。偶尔会听到她与某个男孩在一起的消息,我都没有在意,我固执的认为我们的爱不会被轻易的击垮,而且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直到她告诉我分手的消息时我还不相信这一切,我自以为我们的爱情不朽,是特殊的,与别人的爱情不同。事实证明,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包括爱情。
  分手了,我平静的接受,并带上心底默默的祝福。
  可我仍不相信她已经陪那个男孩过夜,打死我也不信。
  直到去年的一次见面,才彻底打碎了我心底的念头。
  她坦白的告诉我,那时候已经不喜欢我了,一直想说却又怕伤害我,就那样维持着关系,最后终于向我说分手。
  那一刻,我欲哭无泪。我不知道那个“山无棱,天地合”的誓言她还记得不。那些年少轻狂的幻想就这样被时间摧毁了吗?
  《老男孩》里唱:时间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
  我在电脑前泪流满面。
  向她道别,是正式的与这段爱情说分手的时候。
  沿着公路向回走,我好像又回到了大一时的状态。
  又是红灯区,这次我停下了脚步。勇敢的钻了进去。
  是想发泄空虚的躯体还是了断一段模样模糊的爱恋?不得而知。
  见到的第一个红灯区女子有点胖,高筒靴和黑丝袜,短发。
  她熟练的脱衣服,一切进行的平淡且迅速。
  我甚至来不及体会如坠云霄的快感便草草了事。原来幻想和现实是有着差距的,并不是希望的那样。
  我和那个女子说了几句话,都是些无关痛痒的问答。
  你几岁?
  什么时候出来的?(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