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私密家园 > 心灵日记 >

我人生中最后的贫穷时光

时间:2015-03-12 18:27来源:公众媒体 作者:方悄悄 点击:
方悄悄:我人生中最后的贫穷时光
      常言说道“莫欺少年穷”,但是,当我自己人生第一次落到一贫如洗的境地时,已经二十七岁,实在算不上什么少年了。 
      而且那时候,我有一个比我还穷的男朋友。 
      在变得那么穷之前,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白领。他在一家建筑皮包公司工作(原话),我在机场做客桥,每天的工作就是在飞机停稳以后,把廊桥和机舱口连接起来。 
      换句话说,我们都是这个城市里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既不富有,但也说不上特别穷;既不快乐,但也没得上抑郁症;工作既不特别积极,但也绝对称不上敷衍——一句话,我们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都在社会生活中诚实地扮演了自己的角色。如果没有男朋友(暂且把他叫A),很多想要在城里做点小工程的人就会一时找不到单位挂靠;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罢工,可能某些航班会延误下客时间,可能会因此引发一丝小小的骚动,但很快,跟我们类似的人就会填补我们的位置,世界绝不会因为我们的缺席有本质的不同。 
      我们开始谈恋爱的时候,两个人都失去了工作。是我们失去了工作,而不是工作失去了我们,这样的表达我想比较准确。一般来说,任何人处于我们当时的境地,理性的做法是找一个有工作的同伴,用他/她的收入支撑到找到下一份工作为止——但当时的情况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偏差。 
      不知道哪里出了偏差!我们被无形的命运之手牵引着走到了一起。 
      如果要我为那一段共同生活的时间选择一个形容词,毫无疑问最恰当的只有一个:穷。 
      说得再形象一点,我们穷得连避孕套都买不起。 
      当然也不总是如此。虽然没有了工作,但我们理论上还有些收入。他做些什么我没太搞清楚。我自己则是帮一个广告公司设计海报。我的一个大学同学进了这家广告公司,听说我失业了,就外发些设计的活儿给我做,我说“可我不会用设计软件啊”,他爽快地一挥手:“嗐,反正别人也不一定会,你觉得呢?” 
      我觉得呢?在那段时间里,我失去的最多恐怕就是这种“觉得”的能力。不仅感觉不到其他人生活的方式,甚至对生活在自己身边的人,也逐渐失去了实感。工作不顺心的时候老想谈恋爱,总觉得如果恋爱起来,其他的一切都会跟着变好。在这种心理的支配下相过很多次亲,也谈过不少恋爱——这种行为在我和A认识以后才算停止。 
      A是怎么落到跟我一样地步的呢?我没问过他。但是我们那时候都穷得叮当响,这是确切无疑的。世界上的贫穷有很多种,分配到我们头上的,是一种茫然又无辜的贫穷。审视过往的人生,我们什么都没做错。我们按时接受了应该的教育,该考的证书一个没落,甚至还有富余。该工作的时候我们就找到了工作。我们对待工作的态度和其他一般人没有不同,适度奉承领导,从不拒绝加班,还都分别评上过一次年终先进。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和A相遇的那天,我刚失去工作不久。从机场提供的宿舍搬了出来:搬到了市中心。在郊区住了四年之后,我决定必须得住到市中心不可。当时我觉得很快能找到一份工作,回想起来,当时对生活的那种盲目乐观,正是导致贫穷的根本原因之一。 
      但是当天天气很不错,公车上人很少,一路上都是绿灯,我舒服地坐在位子上,看着街景,心情愉快地接受了命运安排的、与A的这段恋情。 
      那天我们一起散了很长时间的步。在一座新修的桥上,我们驻足停留。天气真是太好了,甚至感觉这是我们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好天气,干燥,凉爽,阳光是纯粹的金色,空气极度透明,站在桥上,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远方。不,还不光是这样。那天,当我们牵手站在桥顶,定睛远眺,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全新的生活,比我们过去所过的生活不知光亮多少倍。这一切,我相信他也感觉到了,因为他握住我的手指略略用力,转过头,用一种满怀憧憬、几乎是热泪盈眶的眼神,殷切地凝视着我,那种眼神,我还是平生仅见,那种眼神我一生中只能看见两次,但当时的我哪里能知道这么多呢! 
      现在——在与他分别以后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看到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笔直洁净的街道,道旁的高树在微风的吹拂下,绿叶飒飒作响;车道上的车不多也不少,匀速安静地驶过;自行车道上驶过戴着头盔的选手,行人道上走着的人们莫不衣着光鲜、喜气洋洋,目光所及的一切,无不高远、明亮。但转念一想,当时的我们,就好像在看着一幕定格的电影,因为意识到这一切必将消逝,所以格外贪婪地注视着,恨不得将自身投入进去——但自己终究不是那风景的一部分。 
      穷日子不好过。相比之下,是否幸福倒并不要紧了。我从市中心的单间搬到了他的住处,几乎到了城市的最北边,这个决定让我损失了一个月的押金和半个月的房租,外加一笔搬家费用,这些钱在当时看来非得损失不可,并且似乎不是关键性的。然后,这样不关键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地到来了。先是一个必然得手的面试泡了汤,一笔在望的款子落了空,一项一项的花费却不能省。终于有一天,我们连预交电费和煤气费都得比着最低金额来,这时候,贫穷已经从我们的脚后跟缓缓淹没到了头顶。 
      “怎么办呢?” 
      “不知道啊。” 
      “总得赚钱啊。” 
      “是啊。”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钱却变得越来越难赚了。累死累活好歹做出的设计稿,同学那边说“很好很好”却没有了回音。想去咖啡馆、快餐店应聘,但住的附近没有这样的工作。坐了两小时车找到了一份,第二天却没起来床。当然没起床只是借口,真实情况是:我不想去做这份工作。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