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私密家园 > 心灵日记 >

欠你的太多,用一辈子都还不起

时间:2017-02-05 16:44来源:西域收藏/博客 作者:麦家 点击:
麦家:欠你的太多,用一辈子都还不起
父亲:
      你好!
      知道我才去看过你吗?
      一个时辰前,母亲、大哥、大姐、二姐、小弟,我们都去了。今天是农历九月初三,是你仙逝一周年的祭日,我清早六点钟就起了床,六点半出门。
      我必须趁早,赶在塞车之前出城。现在城里的生活越来越不便,人越来越多,路越来越堵,天越来越低。当然,最那个的是,人心越来越乱,世道越来越黑,连吃进嘴巴里的东西都不安心。
      我现在吃的蔬菜都是自己种的,肉食大多是乡下送来的,没有就尽量少吃,甚至不吃。不吃饿不死,吃了担心死,民以食为忧哪!
     父亲,这些我想你一定都知道的。你现在应该什么都知道吧,你去了天上,超凡脱俗了,地上的事,人间的事,都瞒不了你的,是吧?
      父亲,时光过去真快,眼睛一眨你离开我们已经一个周年。说是离开,其实这一年来我感到你比以往任何时光都贴近我们,母亲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念你,有你爱吃的要给你留一份,天冷了念叨你的衣服够不够,一到大热天,就往家门前的水泥地上泼凉水,好像你还坐在那儿纳凉。
      母亲说,你是火性子,顶怕热,吃了夜饭总是要去溪坎里拎一桶水泼在屋门前,等热气散尽,你就悠哉乐哉地躺在靠背椅上,跷着二郎腿,摇着大蒲扇,吸着烟,一支接一支,谈着天,数着星,快乐如神仙。
      我们家在山边上,入夜后蚊虫多得要死,但是很奇怪,蚊虫从来不叮咬你。母亲说,是因为你吸烟太多的缘故,血是苦的,尼古丁的味道,蚊虫都不要吃。
     母亲总爱把你说得神乎其神。记得小时候每次挨你打,母亲总是安慰我说:“这样好了你又长大了一点。”笑话!哪有这道理?可母亲就是这么说的。为了让我信服,她会旁征博引,不厌其烦地把道理画圆说透。
      “天下哪个孩子没挨过打?”“孩子都是被打大的,就像婴儿都是哭大的。”“不是说人是铁饭是钢嘛,哪块好铁不是铁匠师傅一榔头一榔头敲打出来的?”“当爹的不打你以后出门就要被外面人打,爹现在打你一顿以后你长大了就可以少挨人打。”
      “爹打你是疼你爱你哪,不想让你被外边人打哪。”听,母亲说得多么头头是道,神乎其神哪,年少的我一度被她迷蒙,挨了你打心里还在默默感谢你呢。
      可是那一次,就是那一次,你把母亲用心编的“神话”打破了。父亲,你该知道是哪一次,是我12岁那年,我在学校跟同学打架,三个人打我一个,老师还拉偏架,把我打得鼻青脸肿。
      我气得要死,夜里不回家,堵在一户同学家门口,等着他出来,准备跟他决一死战。你知情后,提着一根毛竹抬杠赶来,我以为你是来替我报仇的,激动得朝你扑上去,哭诉自己莫大的冤屈。
      结果你当着同学父母的面狠狠地扇了我两个大耳光,把我已经受伤的鼻梁都打歪了,鼻血顿时像割开喉咙的鸡血一样喷出来,流进嘴巴里,我像喝水一样,一口口喝下去都盛不下,往胸脯上流,一直流到裤裆里。
     要不是同学父母及时阻拦,你还会用竹抬扛打我的是吗?我看见的,你已经举起抬扛要朝我劈下来。那根抬扛跟你的手臂一样粗,劈下来我死定了,不死也废了,不是断手就是跛脚,不是驼子就是瘫子。
      父亲,你怎么会这么狠心!
      父亲,你怎么能这样打我!
      父亲,你错了!你知道那天我为什么跟同学打架?因为你!他们骂你是“反革命”、“牛鬼蛇神”、“四类分子”、“美帝国主义的老走狗”,骂我是“狗崽子”、“小黑鬼”、“美帝国主义的跟屁虫”。
      总之,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我为了捍卫你的尊严,一打三,临危不惧,视死如归。我觉得自己是个英雄,你却把我当混蛋,当猪狗。父亲,是的,虽然你以前多次打过我,可这一次真把我打伤心了。
      我心窝里插了一柄刀,怎么也拔不出来!你该知道,就是从那以后,我变了,变成了一个孤独的孩子,不爱出门,不爱出声。在家里,我像把笤帚一样任人使唤,却总是无声无息;
      出了门,我像只流浪狗一样,总是缩着身子,耷着脑袋,贴着墙边走路,躲着热闹和欢喜场面。母亲因此给我取了一个绰号,叫“洞里猫”。悲痛让我握不住一滴眼泪,我蔫了,废了。
      我成了个哑巴、聋子,我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不跟人玩,不跟人交流。我只跟自己交流,天天写日记,像个城里有志向的孩子一样。其实哪是志向,我是心里充满了痛和恨,找不到地方发泄,在日记里发泄呢。
      我至今记得,我写的第一篇日记就是发誓以后不再喊你爹。我说到做到——你一定记得——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喊过你爹。直到1993年,我结婚了,带着新婚妻子回家,才跟做贼似的含糊不清地喊了你一声爹。
      父亲,说起这些,我心里还是痛。曾经是只为自己痛,现在……也为你痛,为你和我一起痛。痛得我浑身发冷……算了,还是说些别的吧,说说我们是怎么怀念你的吧。
      我刚才说了,母亲天天都念叨着你,要遇到逢年过节,那就有她忙乎的。她总是提前几天请人给你念佛,织纸钱,包白袋,准备好吃的;到了日子,不由分说要我们都回去,给你做法事,陪你过节日。
      今天是你的大节日,一周年,母亲一个月前就通知我,要我取消任何事情,必须回去好好给你张罗一个隆重的祭祀活动。今天我回到家,见母亲一脸菜色,疲倦得很,但眼睛还是非常亮,眉头挂着喜色。(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