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艺快讯 >

我眼中的陆天明

时间:2011-11-27 21:02来源:时光网 作者:刘藩 点击:
西域作家陆天明
陆天明:热情似火 锋利如刀
       与陆天明聊天简直就是在聆听一节生动的文学课,而这一堂课竟然持续了五六个小时,从阳光充沛的午后不知不觉就进行到窗外星光点点。听他的叙述就像看他的小说、电视剧一样扣人心弦、情节跌宕又引人深思,这对于记者是吸引、是享受、也是召唤。
想象中,作为南方人的陆天明该是一种细腻敏锐的风格。但是见面之后才知道恰恰相反,高大挺拔的身材,柔和有神的目光,热情爽朗的性情,幽默风趣的谈吐……记者很难将这些对他外在的感受与他62岁的年纪联系到一起。直到记者听完他的叙述之后,才深深品味出岁月的轮回在他厚重的人生阅历中沉积的澎湃的生命激情和深刻的人生感悟,特别是作为一个文学家心系天下的社会责任感。他凝重地对记者说“文学对人心所起的作用是不可磨灭的。真诚的艺术家都应该背负起民族灵魂的十字架,背起这个十字架,闯开一扇门,去完成文学的使命。”
 
一腔热血 两地知青
       20世纪50年代,中国出现粮食严重短缺的现象。1955年、1956年由北京、上海两地发起,国家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垦荒,由此奏响了城市青年上山下乡的序曲。从此千千万万失业的年轻人开始涌向农村。1958年,陆天明满怀热情地投入到了这场运动中,当时,他只有14岁。
陆天明放弃在上海继续读高中,报名去安徽黄山当农民,在当时上海报名的知青中他是年龄最小的。为了能报上名,他把户口本上的岁数改到16岁。回忆起自己当年豪迈的革命激情时,年逾花甲的陆天明不无感慨地说“我们这一代人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我们是中国革命走向极致的产物。”
到了安徽黄山之后,陆天明在黄山脚下的小山村里做教师,那一年他才15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却偏偏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当时他们一天只能喝上两碗稀饭,喝了下午的稀饭,便赶紧躺在床上,等天黑、盼天亮。当时他饿得完全是皮包骨头。如果仅仅是饥饿的话,忍一忍还勉强能挺过去,至少不会危及生命。可不幸的是和陆天明住在一起的一个男老师得了肺结核,陆天明被他传染了。陆天明先是发热无力、食欲不振,渐渐地他开始消瘦、咳嗽直到最后吐血不止,不得已被转回上海。回到上海,他靠大冬天洗冷水澡来治肺结核,结果吃了半年的药,病居然好了。
       在上海养病时,陆天明在街道团委当副书记,搞共青团工作。1964年,陆天明已经有上海市户口、有正式编制、马上就可以成为正式国家干部了,可他却又一次申请下乡,这一次是支援新疆建设。单位的党委鉴于他的身体状况和工作成绩仅仅让他动员大家去新疆,并两次劝他不要去新疆,可他豪情万丈,义无反顾,选择再次下乡去5000多公里之外的新疆。就这样,他又一次把户口迁出了上海。陆天明清楚地知道去了新疆以后等待他的将是什么样的生活,也准备好要在那儿扎根一辈子。
       在那批去新疆的知青中,陆天明年龄最大,是中队长。一路上别人可以躺在地上睡觉,他却还得跑前跑后照顾大家,5天5夜的火车,几乎没怎么休息。终于到了新疆,他的嗓子都哑了,下了火车身体摇摇晃晃的,整个人都恍恍忽忽的。然而一路奔波并不影响他们的革命激情,他们一下火车就要求到新疆最艰苦的地方去。在那批同去的知青中陆天明工作经验最丰富,为了缓解大家初到异地难免生发的思乡之情,陆天明经常给他们念《牛虻》、《红岩》。每天早晨趁同伴还没起床时,他已经打扫好了屋子,读了一段《毛泽东选集》。当时陆天明插队的地方非常偏远,劳动很艰苦。让陆天明忘不了的是在酷烈的骄阳下割麦子的经历:新疆的麦子里混有骆驼刺,像小号的针,割麦子时用手抓麦子,一抓就是一手血。咬着牙,较着劲,一天下来整个巴掌血肉模糊。
        1973年,为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30周年,全国上下发动工农兵业余作者搞创作。陆天明用一个礼拜的时间写了一个四幕话剧,这是他到新疆写的第一个话剧——《扬帆万里》。它写的就是扎根边疆的故事,这也是文革期间最早的知青题材。结果,《扬帆万里》很快被专家看中了,作为新疆唯一的一部话剧代表全省参加全国汇演。当时上海、北京、西安、兰州、东北等全国很多话剧艺术团都演了他的这个话剧。当时,《扬帆万里》在上海人艺排练时,全体演员都被感动得哭了。《扬帆万里》中的台词成为当时很多知青贴在墙头的座右铭。文革时从维熙被打成右派,他把《扬帆万里》推荐给狱友,说:“现在值得看的书不多,这本书还值得看一看”。
       《扬帆万里》的轰动成就了陆天明。但新疆建设兵团的领导却对他很有意见,说陆天明太狂,瞧不起兵团。可实际情况是陆天明当时只是基层农场里一个普普通通的知青,兵团是省级单位,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连他们的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
       《扬帆万里》在北京会演以后,北京的中央广播文工团看上了陆天明,要调他到北京。这对于正处在创作成长期的陆天明来说,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能去北京首都,那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天大的好事。当时,有人为了一纸调令无所不用其极:自残、假离婚、打假病报告……可中央广播文工团的人为调陆天明到北京,竟然请他到东亚饭店吃饭。面对令多少人羡慕的调动,陆天明当时却在考虑“是否要脱离火热的战斗生活”,而且向对方提出了四个进京指标的要求。
文工团最后接受了陆天明的要求,用了另外三个指标来安排他的家人,而其中就有当时还在穿着开裆裤的小陆川。从今天的眼光来看,这指标很划得来。没有它,哪有今天的著名导演陆川和我们喜欢的《寻枪》和《可可西里》。
可就是因为这几个指标,后来单位专门调查过陆天明,怀疑他“与四人帮有联系,才能占用4个进京指标”。陆天明对工作组的人说“你们随便查,我的每一滴血都经得起组织上的考验”。工作组连续查了两年,用陆天明的话说,“甚至连我的祖坟都被仔细勘探过了。”最后,工作组折腾了一番,愣是没查出陆天明的任何问题。不但如此,调查组所到之处没有一个人不夸陆天明的。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