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艺快讯 >

迁想妙得 生动传神

时间:2012-05-27 11:59来源:新浪 作者:尹祚鹏 点击:
迁想妙得 生动传神——耿庆力先生天山画卷赏析

    笔者并不认识耿庆力先生,但是从《中国画收藏——耿庆力卷》的画册中欣赏了他的天山画卷,了解了他的艺术追求,感到非常震撼,一是画天山的画家很多,然而倾心专力描绘天山的名画家却不多,耿先生无疑是专画天山而能开创画派、成就斐然的国画名家;二是通过耿先生的画,我不仅欣赏到多姿多彩的天山魅力,还看到了画家蕴含其中的内在精神风韵;三是对耿先生执著艺术勇于创新的开拓精神感到由衷佩服。他的天山画卷豪放飘逸,变化万千,达到了迁想妙得、生动传神的艺术境界。

       人们论画之优劣,往往谈到形神关系。形神问题在魏晋时期就具有了深刻的美学含义,《世说新语》中多次提到与神有关的语词,如“神气不损、神明开朗、神色恬然、神意闲畅”等,用神称赞人之形态神采,用神来欣赏文章神韵超然,用神来点评图画传神写照。《世说新语·巧艺》记载顾恺之画人数年不点睛,有人问原因,顾恺之回答说:“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通过眼睛的观察来透露人物的神采。如何做到传神呢?顾恺之的《论画》指明了途径:“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台榭一定器耳,难成而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见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台榭定器因为无神,不需要迁想妙得,而画人和山水等则需要迁想妙得,迁想妙得正是画家做到以形写神的途径。对此,李泽厚和刘纲纪两先生所著的《中国美学史》解释说:“在佛学或玄学的意义上,‘迁想’都是一种不为可见的形象所拘束,超于可见的形象之外的想象。‘迁’应作迁移、超越解,实际上也就是恺之所说‘托形超象’之意。只有不拘泥于眼前的形象,能够求之象外,才能感受、捉取那超于象外的微妙的‘神’。”(安徽文艺出版社,1999年5月第一版,第465页)人物画因眼睛而传神的境界,耿先生的天山画卷是如何达到迁想妙得、生动传神的艺术境界呢?结合其人其画谈一下门外浅见。

       这种艺术境界首先表现为画面的气韵生动。齐梁之间的谢赫有论画六法:“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象形,四曰随类赋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模移写。自古画人,不能兼之。”耿先生的画,至少在一、四、五方面极具特色。所谓气韵生动,是指画面所表现出来的精神风貌,是以形写神的高级境界。气偏重于阳刚之美,韵由音乐术语生发,偏于阴柔之美,“生动”则要求艺术要有生命力,表现人格精神和魅力。“气韵生动”合解则是刚柔兼济,传达生命神采。耿先生的天山画卷具有气韵生动的奕奕神采。如《玉龙奔雷》画面左下角的近处的山气象森严,巍然耸立,气势雄浑,瀑布顺流而下形成一个宽广的大的湖泊,动静结合,刚柔兼济。而远处起伏的白色雪山群峰与黑色的山相比则有柔婉的一面。雪山群峰犹如长长的玉带在风中飘动,如翻滚的细浪,如奔腾的玉龙,柔中带有劲健的风貌。整幅山水画大气磅礴,气象万千,妙移山水于眼前,与心灵相起伏。作者的其他山水画也体现了这一特点。笔有笔气,墨有墨气,色有色气,有气则生,无气则死。有气方能迁想妙得,生动传神;有气方能超以象外,得其环中,以具体的天山意象传达原生态生命的精神活力。

       其次,一个有天赋的画家传神写照的画卷要塑造高度的精神层面,离不开画艺的精深。天山画卷中的色彩感和整体布局对于迁想妙得、生动传神的艺术境界起了很大作用。

       师法自然,随类赋彩,巧妙运用色彩能给人以视觉冲击力。色彩对比显示出明和暗来,表现种种艺术趣味,或静穆令人沉思,如18-19页的月夜天山,近处山丘的暗对应远处雪山的白色,山顶黑色的夜幕,夜幕上空中白色的弯月,显得宁静肃穆。中间的草色、河流、下方的山丘悬崖在弯月斜照下,黑白色斑驳陆离。山丘顶上一只羚羊孤独而安详得站立着。黑白对称强烈,动物的自由自在表现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或热烈奔放,朝气蓬勃,彩图《雪润天山》,右上角的红色云团是日出东方的场景,红色天幕下,朝阳把群山照的一片金黄,中间的山体则色彩斑斓,被日光照耀的地方褐色的山岩闪亮,苍翠的山崖也因接受日光的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情状。中间山体有三处瀑布,中间偏左的瀑布,由于太阳的照射,白的耀眼,上面的河道弯弯曲曲,至悬崖处,瀑布直射而下,发出轰鸣的雷声。中间偏右的斜着飘落下来,如轻纱,如云雾,如柳絮,白的轻灵飘逸,这道瀑布下面,一队黑色的大雁迎面飞上,令人想起了刘禹锡的诗歌,“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不过这里却是很多黑色的大雁点缀在云雾瀑布中,增添了灵动和生气。右面,一个宽阔的瀑布奔涌而下,颜色呈白青色。画面低端是蓝色的湖泊,有太阳照耀的地方则荡漾着黄色。左下角是丛丛碧树,彷佛一个个翘首仰望瀑布的宾客。整幅画苍茫浩瀚,大气磅礴,布局严整,颜色搭配得当,正如黑格尔《美学》所言:“既现出它们在绘画上的对立,又现出这种对立的和解与消除,使眼睛看到,就感觉到一种平静与和解。”(《美学》第三卷上,商务印书馆,朱光潜译,1997年北京,第276页)

       画面的布局生动传神,不仅颜色的搭配别具特色,就是山水、树木、云雾、草地等各类事物,也根据审美表现的需要,在大与小,深与浅,粗与细,静与动等因素上匠心独运,有机结合,对立统一。个别画面上还点缀几点秋雁,数只羚羊,如传神阿堵,增加了灵动气息。也如同一枚活的棋子使整个画面具有盎然的、蓬勃的生命气息。如《江流静谧》中两只羚羊,与黑白相接的苍茫山水相比显得很渺小,很微不足道。这样画一方面既能展示自然之伟大,另一方面渺小孤独的羚羊也颇象征着人类那种不屈奋斗的姿态,以及必须顺应自然才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和谐境界。作者没有画上人物,在展示天山神秘面纱的同时,人的内在精神和灵魂毕现于中,表达委婉曲折,意味深长,含蓄蕴藉。

       最后,天山画卷之精神来源于作者深厚的生活积淀、正心诚意的人文素养和天赋的灵感妙悟,这是作者形成艺术个性的根本原因。宗柄《画山水序》云:“至于山水,质有而趣灵。……夫圣人以神法道而贤者通,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乐。”山水不仅有质上的形体美,变化美,还在于它以形媚道,给人精神带来震撼,带来启发。耿先生一心追求艺术,在物欲横流的时代,居然能够弃商就艺,不远千里来到天山居住,常年累月的观察体悟,专门在天山写生,神情专一,这种精神真是难能可贵,令人肃然起敬!这种持之以恒的精神换来了丰硕的成果。(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