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艺快讯 >

唐代西域与文学研讨会侧记

时间:2012-09-22 17:19来源:新疆日报 作者:秩名 点击:
唐代文学研究呈现繁荣景象 ——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第十六届年会暨“唐代西域与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侧记

      新疆日报网讯 8月19日,由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与新疆师范大学联合主办的“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第十六届年会暨‘唐代西域与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新疆师范大学隆重召开。来自国内外140多位学者出席了盛会。如此规模的有关文学的国际会议在新疆——古时称为西域的地方召开,有着特殊意义。本报记者全程采访了本次研讨会,今天在此刊出此次会议的的详细报道。

    瓜果飘香,金风送爽。正是新疆一年中最好的季节。
    8月19日,历经几年精心准备、由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与新疆师范大学联合主办的“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第十六届年会暨‘唐代西域与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新疆师范大学隆重召开。来自内地和台湾、香港以及韩国、新加坡、日本、美国的140多位学者出席了盛会,会议收到学术论文120余篇。
    新疆师范大学党委书记梁超在研讨会开幕式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

  他说,中国是诗的国度,唐诗是中国古代诗歌的顶峰,包括唐诗在内的唐代文学研究,是整个中国古代文学研究领域积淀最深的学科之一。“中国唐代文学学会”是在国内外有着重要影响的学术团体,学会自1982年成立以来,在组织唐代文学学术研究、促进海内外学术交流、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等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学会两年一届择地举行的年会与国际学术研讨会,也成为国内外唐代文学研究者的盛典。今年,新疆师范大学有幸承办第十六届年会及国际学术研讨会,既是我们的荣幸,也具有其特殊意义。

  这届年会的主题是“唐代西域与文学”,大家知道,“西域”有广、狭义之分,中国历史上的西域从狭义上说,即相当于今天的新疆全境。西域自古以来就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特别是自汉唐以来,随着西域与中原交流的日益紧密,西域文化也为唐代文学注入了新的活力和生机。唐代大诗人李白的“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岑参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等诗句,千百年来脍炙人口,早已成为铭刻在中国诗歌史上的经典。趁着召开这次年会的机会,各位专家将亲身体验西域的自然和人文风光,增强对西域的历史感受,开阔眼界,开拓胸襟,从而促进唐代文学研究工作的展开。

  梁超书记最后充满感情地说,各位专家,两千一百年前,张骞秉持汉节,出使西域;一千九百年前,班超随军西征,建功边陲;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唐代,玄奘西行求法,名垂青史;岑参、骆宾王等唐代诗人曾踏上西域的土地,追寻他们建功立业的梦想,写下壮怀激烈的诗篇;今天,各位延续着前人的足迹,再次来到新疆,祝愿大家在学术上创造新的辉煌!

  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会长,著名文史专家、复旦大学教授陈尚君先生首先在致辞中对主办会议的新疆师范大学、承办这次会议的新疆师大文学院以及协办会议的吉木萨尔县委、政府,吐鲁番学研究院、吐鲁番地区文物局、新疆龟兹研究院、新疆师大附属中学表示了诚挚的谢意,尤其对实际筹办此次会议付出大量心血的新疆师范大学教授薛天纬和北京大学教授朱玉麒表示衷心感谢。

  陈尚君教授说,唐代的西域,可以说是中华文明与西亚文明、欧洲文明接触融汇的最重要的舞台。我们在吐鲁番文书中、在北庭旧址和龟兹遗址中、在柏孜克里克和吐峪沟石窟中,都可以看到各种文明冲撞融合的痕迹。这些文明的碰撞也深刻影响到唐人的日常生活和文学写作,渗透到唐代文化的每一个角落。西风东渐或者说胡汉融合为我们提供了极其广阔的研究视角。本次会议收到的论文中,较传统的高适岑参边塞诗有新的重要收获,更在日常生活、食品饮料、关隘迁变、文化景观、社会民俗等方面可展开丰富的探讨,这些都是很有意义的突破。

  陈教授还回顾了自上届年会以来,海内外唐代文学研究在基础研究、专题和综合研究以及在文学与唐代社会文化关系研究方面所取得的成绩,追念了一些逝去的学者及前辈学者对唐代文学研究所作的贡献。陈教授表示,我们有责任承继他们的学术精神,弘传薪火,推进中国唐代文学研究的深入和繁荣!

  上海社会科学院的陈伯海先生、台湾逢甲大学的廖美玉女士、日本国立岛根大学的户崎哲彦教授、韩国釜山大学校的金世焕教授分别代表国内外学者致了辞。

  吉木萨尔县委副书记何文代表协办方,向与会的学者介绍了北庭所在的吉木萨尔悠久的历史,厚重的文化积淀以及现今吉木萨尔县为续写历史的辉煌所作的努力。

  玄宗诗背后的深意

  开幕式结束后,北京大学朱玉麒,西北大学李芳民,台湾大学萧丽华,首都师范大学吴湘洲,台湾清华大学吕正惠,韩国顺天大学校金银雅六位教授分别以《吐鲁番文书中的玄宗诗》《岑参安西之行为游边非入幕考》《<大唐西域记>的观音文学》《唐代乐府相关概念辨析》《杜诗连章结构在诗学上的意义》《近十年韩国唐诗研究述评》为题,做了主题发言。

  其中朱玉麒教授的发言《吐鲁番文书中的玄宗诗》作为大会开篇,无疑是最引人瞩目的。

  朱玉麒教授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西域史地的研究并多有收获,被陈尚君教授称为“治学横跨文学、历史、考古、地理等诸多领域”的复合型学者。其知识构成之丰富和全面,在学者中本就不多见,这也使得他在唐代文学研究中具有了非一般学者所有的独特视角和眼光。

  朱教授说,19世纪末期西方探险家在中国西北地区开始的考察活动,使得以敦煌和西域出土的文书为核心的研究,不期然地成为一个世纪以来世界性的显学,从文学史的角度利用这些文书所进行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敦煌的汉文文书方面,而吐鲁番文书因为特殊的保存方式(多保存在墓葬中)造成的断烂情况以及收藏的分散和公布的滞后(流散海外),至今尚未在文学史界引起足够的重视。但相比于敦煌文书,吐鲁番文书在内容表现上的世俗性、资料发现上的可持续性,是敦煌文书所没法比的。它对我们由原生态的文献来研究中古文学的传播和接受,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朱玉麒教授调侃说,敦煌藏经洞发现的宝贝是一锤子的买卖,吐鲁番文书却将持续不断(许多墓葬还没被发掘)。吐鲁番是个神奇的地方,地上有葡萄,地下有文书。

  2005年以来,朱玉麒教授参予到吐鲁番学研究院组织的“新获吐鲁番文献”整理小组和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重大项目“新出土及海内外散藏吐鲁番文献的整理与研究”中,从事吐鲁番文书的研究。在多次经眼现已分别收藏于英国图书馆和日本书道博物馆的两件写有残存文句的吐鲁番文书后,朱玉麒忽然想到以往整理《张说集》时见过类似的字眼。通过检索,确证这一残碎的文字出自于《张说之文集》卷三中的唐玄宗诗《初入秦川路逢寒食》,残存的文字,出现在诗歌的前八句中——

  “洛川芳树映天津,霸岸垂柳窣地新。直为经过行处乐,不知虚度两京春。

  去年余闰今春早,曙色和风着花草。可怜寒食已清明,光晖并在长安道……”

  由于传世文献的对应,朱玉麒教授说,我们可以更为确切地判断,这一文书作为书法或诗歌临习的抄本残片,为我们展现了大唐帝国开元、天宝时代的君主李隆基在西北边州地方文学影响的实际存在。

  小小的玄宗诗残片,它所反映出的是吐鲁番文书在近世的流散史,是大唐盛世的诗歌风尚不仅在内地、而且在西北边州上行下效,普遍流传的史实。更是国家的政治软实力在边州地区的表现。

  朱玉麒教授融有考古、历史、文献、文学多方面知识的发言赢得了热烈掌声。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