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艺快讯 >

《 心动过缓》 读后感

时间:2014-04-10 17:29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龙宗翥 点击:
《 心动过缓》 读后感 龙宗翥
    2014年春,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出版的 《心动过缓》, 是 汪文勤女士的一部中短篇小说集。刚一面世,文勤就托人给新疆的友人送来了散发着墨香的新书。作为她夫君曹永正先生的乡党,我有幸得到了她馈赠的一本新书。
      笔者读书有一个习惯,即在每读一本新书前,先要对书名做一番研究。文勤为什么用“心动过缓”作书名,其中必有意蕴。当然,答案只能从书里寻找。看了内容介绍和后记,都没有获得与书名有关的信息。在浏览目录时,发现新书收入的14篇小说中,有一篇的标题就是《心动过缓》。经验告诉我,如果作者从一部文集里,选用其中一篇的题目作书名,要么,是这篇小说最能代表她的创作理念和风格;要么,是她最在意这篇小说。于是,我决定从《心动过缓》开始阅读。没想到,这篇不长的小说竟能给我带来如此强烈的震撼。
    《心动过缓》是一篇6000余字的短篇。其中的人物除女主人公扫尘,依次出场的有扫尘的心脏、一位八十一岁的老妇人、一位是扫尘的邻居、一个做过心脏摘除手术的女人(扫尘心里称她为“蜡人”)、一位是给扫尘做心脏手术的医生。 小说的主要内容是通过人物反常的行为、对话、心理活动和情感变化的描写,来针砭时弊。
      鉴于目前许多人还没有读过《心动过缓》这篇小说,为了便于读者理解,特将我认为有必要让读者知道的部分内容,推荐给大家:
      扫尘走啊走啊,走了很久,终于到了一个又冷又干净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扫尘心说。
      扫尘下了狠心,头偏向一边,闭了双眼,把手伸进心窝里,再一咬牙,拽出粉粉的一团东西,连血带肉,嘭嘭跳着。
         “你要干什么?”心型的肉团愕然了,卷曲在扫尘的掌心,瑟瑟发抖。
      扫尘有两行热泪,一出眼眶就结成了冰柱。
      扫尘用手背触眼眶,冰柱断了,发出一声脆响。
      “现在好了。”
      “你要干什么?”小肉团质问的声音微弱了许多。
      骤然而下的寒冷和惊恐是她不能忍受的。
      扫尘明知不能回避,齿间嘶嘶地冒着寒气,她决绝地说:
      “我想做一个没心的人。”
      小粉团被这个答案嚇到了,几乎变形。她嗫嚅着:
      “怎么可以?没有心。”
      “哈哈,怎么不可以,你知道吗?没有心才能活下去。你看看那边,现今这世代,人来人往,好多是没有心的,即使有人有,那心也是死的。”
…………
“……现在,你不要再烦我,从今天开始,我决定做一个没有心的人,不再为谁操心,担心,不再不忍心,不再烦心,苦心,费心,不再闹心,也不再伤心,我的心再也伤不起了。”
    
      以上是小说开头的一部分。 在扫尘不顾心脏的劝说和哀求,将其抛进极地的海洋后,有这样一段描写:
       “ 从出生记事到此刻,她从来没有觉得如此轻松过,难怪世界上有这么多人选择了没心没肺地活着,没心没肺真的好轻松啊。从今后,都去他的吧!什么巴勒斯坦自杀式爆炸袭击的废墟,印度层出不穷的轮奸案;东南亚那些溽热的丛林村庄里,被卖到拥挤和肮脏城市的雏妓们;那些遥远的乡村里,一出生就被溺死的女婴们;孤儿的哭声;随处可见的充满野心的政客们,从古至今,只有一个古老的职业生意兴隆,惯于陷害,流无辜人的血,在弱者的尸骨上建起自己的丰碑。去他的吧,那些历久弥新的骗术,充满诡诈,那些被脂油包裹的心脏,没有良善,没有义人,一个也没有;城邦在扩建,越来越大,城头变换大王旗,不过是所多玛城和俄摩拉城,只有这两个堕落的名字,陷在罪和诅咒中,不能自拔……扫尘还是想哭,怎么会出生在这样一个世代里?水源、空气甚至土地都被污染,说到土地,扫尘实在是想哭,那是她将要回去,将要立足的地方,多灾多难的土地,需要治疗的大地,广袤得曾经盛产过尔雅,吹过国风的《诗经》的大地,曾经会向天发出敬拜和颂赞之声的大地,现在好像大麻风病人,随处可以听见的都是痛苦的唉哼之声,这大地是扫尘的乡土,生于斯,终于斯,是扫尘日夜都想用脸颊贴近和亲吻的地方。”
      以上的引文尽管只是小说的部分内容,但读者完全可以看到《心动过缓》对那些道德沦丧、良知泯灭、麻木不仁、只顾自己、对别人的痛苦和不幸视而不见的人,进行了深刻的讽刺。对那些凶残、诡诈、只关心政绩不顾弱者死活的政客,进行了无情的鞭挞;对因信仰缺失,毫无敬畏之心而造成的环境污染深感忧虑。其后有一段对不良媒体表示鄙夷与厌恶的描写也很精彩。限于篇幅,不再引原文。不过,有关蜡人的描写有必要选引一段,与大家共赏。因为她不但是扫尘、心脏以外着墨最多的一个角色,而且很具代表性。其实,仅“蜡人”这个名称就足以说明她是一个“没心没肺”的躯壳。
   “有时,蜡人很生气,她说:‘……你知道吗?在所有器官中,心是最麻烦的,有心就有爱,有爱就有伤,就有痛苦,我的好日子是从我的心死以后才开始的。’蜡人放下这只小狗,抱起另一只,慢慢地走过,用她的幸福生活羞辱和歧视了扫尘。”
 
   《心动过缓》不但立意高远,思想深刻,描写精彩,而且, 在艺术上也别具一格。下面我想从几个方面谈谈它的艺术特色。
   一个人将自己的心脏掏出来,被掏出来的心脏还能够与她对话;一个没有心脏的人不但能存活,而且活得比以前“幸福”。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当然是不可能有的。这看似荒诞不经的故事,作者却将它演绎得既生动又合情理。其原因就在于我们的传统文化助了汪文勤的一臂之力。(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