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西域 > 奇闻异宝 >

会行走的山体-奎屯红山大峡谷

时间:2015-05-19 22:38来源:奎屯 作者:刘啸天 点击:
行走于红山大峡谷, 回到1999年7月,放马人发现,之前天天走的一条路不见了,而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座巨大的山体。

      时间回到1999年7月,电闪雷鸣的一个夜晚,在经历了一场暴雨的入侵后,次日早上,有放马的人从这里走过,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因为放马人发现,之前天天走的一条路不见了,而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座巨大的山体。后来发现,在这座突然出现的山体东南方向,近200米远的一座山体,少了一半,难道这少了的一半,就是那座突然出现的山体吗?要是那样的话,是什么力量使其整体移动出去二百多米远呢?山也会走路?一连串的谜团,给红山大峡谷披上了神秘的面纱……
  新疆,是块充满神秘的土地,一条神秘的峡谷,谜团重重。突然升起的神秘的橘红色蘑菇云、幽深的地裂、错综复杂的一线天,还有山体在一夜之间突然神秘漂移200多米。十年后,两名地理老师来到现场,观察并揭示其中的奥秘。这就是距新疆奎屯市60公里的红山大峡谷。
  夜访大峡谷
  2010年4月10日傍晚,经过一个多月的筹备,我随同两名地理老师,一名向导兼司机,还有一名摄影爱好者,连夜专程来到红山大峡谷,寻找解开这些谜团的谜底。向导张毅,以前曾生活在红山大峡谷,对这里的情况、环境非常熟悉。地理老师是新疆乌苏市第一中学的主任汪波和他的妻子王志华,二人可以说是地理方面的专家。另一名是充满好奇心的新疆奎屯市的摄影爱好者徐丽。
  我们这个五人探秘小组,在奎屯市汇合后连夜出发,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行程,到了红山大峡谷老矿部地段。此时,天已经黑下来,看不清周围的环境,虽然大峡谷就在身边,但我们不敢轻易靠近,否则随时都有坠入峡谷的可能。夜幕下无法看清它的真面目,只有等待天亮。
  虽然看不清大峡谷的真面目,在周围,却影影绰绰地看到一大片废墟,这里尽管是残墙断壁,但从面积和规模上看,无不印证着昔日的辉煌。这片规模庞大的废墟,让很多曾经来过这里的驴友,都感到震撼,但却不知道这些废墟的确切来历。
  据《红山煤矿矿志》记载:1958年大炼钢铁时期,就有人在这一带挖煤炼钢铁。1963年4月,兵团工二师,调70多人,在这里建矿开采。当时人们住在峡谷西岸,无路可通,就在陡崖上开路。到了1967年7月,又先后由兵团32--师红山农场,水利二团和农七师一二二团,调220余人,在条件极其艰苦的情况下,开始陆续正式建房、建矿。随后这里又相继修建了旅社、餐馆、商店、食堂、学校,俨然成了繁华的一个小“都市”。
  繁华过后
  当年,建矿初期,条件极其艰苦,生活用水,都是人工到垂直约300米深的谷底去一担担往上挑。吃水也要定量、洗澡定时、用蒸馒头的水洗脸。挖煤的地方离住处约一公里的路程,全是S形道路,是从峡谷岸边,深入到谷底,将谷底岩壁上露出的明煤挖下来,然后装车运送到奎屯附近进行中转,供奎屯和周边团场使用。1968年,这些明煤逐渐开采完,他们又开始在峡谷的对岸,老矿部的东北方向,继续开采到新的煤矿。1987年,生活在老矿部的居民,陆续搬迁到了峡谷东岸的新矿区居住,经过42年的历史变迁,老矿部就变成了如今的这片废墟。
  当晚,我们就在这片曾经的“都市”旁,搭起了帐篷。开锅做饭,在冷飕飕的凉风下吃晚餐。此时,星斗满天,月亮也从东面的山头上熠熠升起,似乎要比在城市中看到的月亮更近、更清晰、更明亮,月光则是毫无保留地挥洒在远处的那片废墟上,使得残垣断壁的清晰轮廓尽收眼底,面前的一切,也使人不由得浮想联翩,耳边还似乎响起了马嘶犬吠之音。
  幽蓝的夜空,在不知不觉中,变得逐渐亮堂起来,可以看出远山的轮廓。暗红色的霞光,在东面的山峦处,漫向天空,转瞬间,那蓝色的天空,就变成了一片橘红。太阳从山后升起,放出金黄色的光芒。
  大地变得清晰起来,在平坦的地面上,豁然出现了一条幽深的大峡谷。要不是走在跟前,根本看不出平坦的地面上,还有这么一道壮观的景象,就好似大地被岁月撕开了一道裂缝,沟壑纵横,深不见底。峡谷呈南北走向,海拔1900米,约有300米宽,近400米深,30多公里长。峡谷两岸地貌各异,峡谷西岸是平平的戈壁,而东岸则是绵延起伏的山峦,两岸形成鲜明的对比。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沟壑,从峡谷边缘向下延伸至谷底,形成了一层层险峻的“山峰”,它们由沙石和泥土组成,高则百米,矮则数十米,犹如一把把利剑,锋芒直指苍穹。站在峡谷边上,可以听到激流的水声。虽然是寒冷的冬季,但冻不住奔腾的激流。
  闪闪发亮的河水,在落满积雪的白色谷底,好似大地的血脉,左弯右转自由地流淌。
  神秘烟雾
  顺着峡谷前行,只见前面峡谷由灰黑色,变成了鲜红色,就像是水彩画一样鲜艳。近到跟前才发现,原来这红色,是耸立在峡谷里西岸的一处崖壁。它由红、黄、白三种颜色组成,被风吹雨蚀后,一些崖壁已经随着岁月剥落在谷底,只有坚硬的中间部位,还屹立在风中,特别是上方的顶尖处,自然形成了三角形状,直指天空犹如小说里的魔鬼城堡。这时,突然从这些红色崖壁下面,冒起了一阵阵黄色的烟雾,这些烟雾在“城堡”间飘荡升腾,这些彩色的神秘烟雾从何而来,让人捉摸不透,红色的“城堡”犹如一团火焰,在峡谷中燃烧。
  峡谷的东岸,却是另外一种风景,岸上不是平坦的戈壁,而是连绵起伏的山峦。一条条细密的红色沟壑,从山峦处一直延伸到谷底,就像是国画大师笔下的披麻皴,将山体走势勾勒得淋漓尽致。它没有西岸的地势险峻,却从这些线条纹理间,体现出大地的柔韧和宽阔。在层层山峦的后面,是深色的山峰高耸入云,皑皑白雪更显冷峻。
  深入谷底见斑斓
  顺着峡谷岸边向南走,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大片废墟,这些废墟全是泥土块堆积而成的,一座座房屋,这些房屋分布规整,一栋栋,一排排,俨然一座小城市,从规模上看,虽然只剩下了残墙断壁,但可以想象曾经的繁华。后来得知,这片废墟是红山煤矿的老矿部,当时的煤矿工人,都在这里生活。后来,随着新开采矿井,这些工人都搬迁到了东岸的山峦之中,从外面根本看不到他们新矿部的影子。留下的这片老矿部废墟,成了历史的切片。
  我们沿着废墟旁的一条浅沟,左盘右绕,向谷底前进。据说这条沟原来是一条路,进出煤矿的运煤车辆,都要从这里走。经过多年的雨水冲刷,现在已经看不出一点路的模样,有的地方还被水冲出了一道道深沟,只有干枯的植被,印证着夏日绿色生命的存在。脚下越来越难走,不时出现陡峭的斜坡和深沟。每过此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脚下的沙土,不时向谷底滑落,扬起阵阵尘烟。虽然从岸上到谷底看着不远的距离,但却紧张地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踏上谷底,这也足可以想象,峡谷之深、之险。
  要不是深入到谷底,还真看不到峡谷的另一番景象。沉默的谷底,竟然也色彩斑斓,生机盎然。走近细看,这些斑斓的色彩,原来都是石头。这些石头有红色、黄色、白色、绿色、黑色、粉色。更为奇特的是,一块和枕头大小的石头,如被宝剑削开,整齐的切面,露出一层层均匀的色彩,那色彩就像画家饱蘸颜料,挥笔出锋,舞出的彩虹,粉紫相间,黄蓝红绿,煞是漂亮。
  流淌的河水,发出悦耳之声,溅起水花无数,好似一颗颗珍珠,在寒冷的水面上跳动。一只羽毛漂亮的小鸟,在水花中穿梭,不知是在喝水,还是在和跳动的水花嬉戏。
  雾霭吞没峡谷
  顺着谷底向北走,可以看到一座石桥,虽然年久失修早已废弃,但依然可以感受到,曾经过往一车车煤炭的场面。再往前走,还有一座桥,横跨河谷,这也是现在依然使用的一座桥。附近的地层也明显发生了变化,在一处断崖上,一层层黄色的线条,均匀地镶嵌在崖壁上,而且在这些黄色的线条下面,还有一层层薄薄的绿色、灰色线条,好像一本厚厚的历史书,那一层层色彩,就是一页页纸张,记录着大地的沧桑。顺着桥向西走,就到了岸上。太阳隐没在山峰后面,明显感觉到气温下降的变化。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9)
90%
踩一下
(1)
1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