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西域 > 奇闻异宝 >

风情万种的藏族女人(组图)

时间:2016-08-27 15:12来源:西域 作者:扎西达娃\ 点击:
风情万种的藏族女人(组图)
青年时代的藏族著名歌唱家宗庸卓玛
 
      来过西藏的旅人,无一不被雪域高原宏伟壮观的风光所震撼,被浑然古朴的民风民俗所吸引。同样,也被西藏女人身上透出的一种风情万种的气质所疑惑。我用“疑惑”一词,决非故弄玄虚,因为,只要生活在喧嚣燥动、空间狭小、水泥高楼林立的都市人,对西藏大自然风光心旷神怡的欣赏是显而易见的,而要懂得如何欣赏异域的女人,却需要文化的修养和艺术家的眼光。
点燃亚运圣火的达娃央宗和藏族国航空姐德庆央宗
 
      现代社会中,男人对女人审美功能的严重退化,是人类的一大悲哀。千篇一律、矫揉造作、毫无个性化的杂志封面女郎,成为都市男人心中的偶像。我始终认为,英国诗人拜伦笔下的不朽人物唐璜,是男人伟大而永恒的骄傲,他能从一个最平凡的女子脸上,读出她的楚楚动人的美丽之处,更重要的是,他能让女子在他面前也发现和升华出自己的美丽。这是男人的话题,在此不表。
德庆央宗的电影扮相
 
      西藏女人,有着令西方男人所崇尚的深褐色的皮肤,光滑而细腻;有着令内地男人所敬畏的健康结实、弹性十足的身体;有着令所有男人神往的一双明亮清澈、碧波盈盈的眼睛,她们很少有戴眼镜的。
青海果洛美女,藏族青年歌手才吉
 
      西藏女人,心胸宽广,坦然面对人生的不幸与快乐,决不会因家中失火被盗而哇哇大哭,更不把针头线脑的琐事放在心上。
      她们的笑声很爽朗,她们的笑容很灿烂,她们脸上丰富的表情,是我在任何地方都难以见到的。
      她们生性乐观,在繁华的闹市街头,她们敢于旁若无人地纵情歌唱,不论是三岁小女孩还是八十岁的老太太,无一例外。
青海玉树美女,藏族青年歌手央金兰泽,代表歌曲《遇上你是我的缘》
 
      她们心底善良,极富同情心,这种慈悲心肠有时使她们立场不坚定,她们的原则是,同情弱者。即使遇到一个遍体鳞伤的恶棍逃犯,她们也会发出怜悯的“呵啧啧”(可怜呵)的轻叹,为他轻擦伤口,送上热茶热饭。
      她们天性自由奔放,坦然面对爱情,很少有羁绊和精神枷锁,而对情人,她们也常常掩面羞涩,脸儿绯红,但这绝不是内心冲突的心理障碍,而是保留了外面世界现代女性逐渐丧失的一份魅力;她们从不读《如何赢得男人心》之类雕虫小技的实用工具书,一旦爱上意中人,便以欧洲军团方式,大张旗鼓地正面进攻,其大胆和执拗,常常令学问过多的迂腐的书呆子跌落眼镜,最后落荒而逃。你再回头看看勇于进取的西藏女子,她眼中闪着一丝困惑的神情,望着猎物逃之夭夭的背影,再次发出一声怜悯的轻叹:“啊啧啧!”
拉萨少女在服饰上,不追求庄重典雅,亦不追赶内地的潮流,她们体现的是个性化和自由化,富有前卫性,她们往往趋于男性化的服饰,看起来更加透出青春的朝气。
 
      爱嚼口香糖,无论是小女人还是老女人,无论是都市女人还是乡间女人,她们的嘴不停地在嚼动,不时地吐出一个大汽泡,然后“叭”的一声爆破,把周围人吓一跳。
      拉萨少女爱跳节奏性和动感性强烈的舞蹈,她们的舞姿令人赞为观叹,可以用现代俚语“火爆”和“酷”来形容。
      她们敢于自我解嘲和富于幽默感,随心所欲地给别人取绰号,生动而形象,两个女孩随便就在大街上给一个跛子男人取了个优雅的绰号“海浪”,我开始没明白,她们白了我一眼:“你瞧他走起路来一起一伏的,不是像海浪吗?”虽然她们从没见过大海。
美女拉措
 
      即使面对的是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男人,女孩们也张口就称“哥哥”,那叫声甜美又动听,“扎西哥哥”、“多吉哥哥”、“小李哥哥”、“老王哥哥”,如夜莺之声,啼婉不绝。
      西藏女人的酒量无比,她们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把男人灌翻,采取密集轰炸的方式,一群女子端着酒碗围在你身边,不由分说,一齐唱起敬酒歌。你怎么办,喝还是不喝?你要以为她们只是光唱不喝,那就错了,根本不需要男人来劝,一碗碗酒往自己嘴里送。一场聚会结束后,通常都是男人们无声无息地醉得东倒西歪,不省人事,女人们却面若桃花,谈笑风生。她们的醉态十分的可爱,举止大胆亲昵,咯咯地笑个不停,从不在这种场合里伤心哭泣。
 
      西藏的母亲是最好的母亲,从不打骂孩子,也从不以理性方式约束和管教孩子,任孩子自由成长,调皮的孩子哪怕把家里折腾得一片狼籍,母亲只是并无怒气地提高声调嚷一声,然后又忙于自己的事了。她们并不十分看重孩子在学校中的分数,要紧的是,孩子们健康结实,活泼可爱。
      一个内地来的文化人,在乡间骑马,因缺氧和笨拙,总是爬不到马背上去,迎面过来一个背水的藏族姑娘,平静地望了一阵,放下水桶,走到这个汉人背后,十分轻松地将他抱起来放在了马背,最后嫣然一笑,远远离去,不再眷恋地回头张望。事隔多年,这位朋友说起此事还惊骇不已:她哪来这么大的力量,把我像抱婴儿一样地抱起来,她哪来这么大的勇气,敢于抱一个陌生的男人。我告诉他,她不需要勇气,人只有面对不自然的状态,才需要勇气。
      西藏女人心中没有阴影,所以她们能用一双纤弱的手,高高地托举起雪域高原沉重的男人。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