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西域 > 历史文化 >

刀郎族与刀郎文化

时间:2012-04-07 13:27来源:今日新疆 作者:潘黎明 点击:
走向世界的刀郎文化

       在2008年的中央电视台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上,一个来自麦盖提的刀郎组合以他们高亢明亮的歌声赢得了这次大奖赛的银奖,他们的神秘身影吸引了许多人追寻他们的足迹,他们的文化——刀郎文化。

       神秘的群体---新疆的刀郎族

       刀郎是新疆一个神秘的少数群体,它是古代居住在塔里木盆地个别地区人的自称,他们勇敢剽悍,勤劳朴实,用集体的智慧和力量,在举世闻名的大沙漠——塔克拉玛干的边缘开出绿洲。直到现在,在阿瓦提等地区,有许多人仍自称为刀郎人。   

       刀郎个个都能歌善舞,不管是田间地头,一旦乐器响起,他们就会放下家具随歌而舞。

 


 


    刀郎乐舞——不能忘怀的记忆


    叶尔羌河流域的荒僻和闭塞造就了刀郎人最原始的风情,他们把游牧中的情景演化成歌舞,这就是著名的刀郎舞、刀郎木卡姆和刀郎麦西来甫。应该说刀郎乐舞是刀郎文化最核心的内容,它记录了刀郎人最为久远的记忆,但在过去的无数日子里,它仅仅是刀郎人生活的一部分,新中国成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刀郎文化才得以弘扬光大,从叶尔羌河畔走向了全国、全世界。

    1964年10月,从麦盖提到北京的路还很漫长——没有火车,汽车也很少,戈壁滩上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黄土路延伸着刀郎木卡姆艺人们的喜悦与向往。一生用唢呐吹奏刀郎木卡姆而闻名的曼苏尔·谢依合 、卡龙琴演奏师司马义·艾买提,还有民间舞蹈家提来克·阿吾提、吾买尔 ·吾斯曼要到首都北京演出了!临走时,村民们像送别出征的英雄一样把他们一直送到村外。祖祖辈辈只在乡村打麦场和小院落里自娱自乐的刀郎木卡姆、刀郎麦西来甫和刀郎舞终于像鸟儿一样飞出叶尔羌河畔的树林子了!在那一年的全国少数民族艺术节上,这些辗转数千公里、走了半个月才到达首都的刀郎艺人首次亮相,用他们叶尔羌河水一样浩荡的乐声,风中胡杨般刚劲的舞姿倾倒了无数人,尤其是80岁高龄、银须飘拂的曼苏尔·谢依合那清澈美丽的唢呐声,更让首都人民终身难忘。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看完演出后都高兴地接见了他们,并和他们合影留念,这是刀郎乐舞第一次“出山”,因了它独特的魅力和震撼人心的力量,它一“出世”就让世人再也无法忘记。

    但是,就在1968 年,麦盖提县文工团解散,这些民间艺人只能返回故里以务农为生,刀郎乐舞又回到了民间自娱自乐的形式,在国内外艺术舞台上渐渐沉寂了下去。直到1980年,麦盖提县文工团才重新恢复,散落民间的老艺人又逐渐回到了舞台上,刀郎乐舞与生俱来的豪放气质、自由天性使它很快像燎原的星火一样漫延开来。

    玉素因·亚亚和他的孪生哥哥就是最早走出麦盖提、在国内外演出的民间艺术家。他们从1983年开始,就走出了胡杨深处的小村落,应邀到北京演出, 20多年来,他们已经到过了天津、上海、哈尔滨、苏州、杭州、信阳等城市,在繁华热闹、散发着各种文化艺术气息的都市里,来自于新疆偏远乡村的民间歌手,敲起达甫(手鼓)用他最原始的声音和热情歌唱着。最近两年,他们还经常受到国外的邀请,在世界各地演出,刀郎艺术也因此惊动了世界,成了麦盖提县的一个标志。

 


 

    刀郎农民画 ——文化土壤里生长出的奇葩


    如果说刀郎乐舞是刀郎文化的精髓,那么,麦盖提刀郎农民画就是刀郎文化最富有浪漫色彩的延伸和发展。它自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萌芽,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茁壮成长。1985年8月,新华社发了这样一条消息:“麦盖提农民画家的画,在我国和国外受到欢迎。麦盖提农民画家画的三幅画,在巴黎展览受到国际画家们的好评”。麦盖提农民从事绘画的事,是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是在县委、县政府的重视关心下得到巨大的发展。目前这个县成就突出的农民画家有37人。他们大多是农民,白天在地里劳动,晚上从事绘画创作,创作了有关自然风光、独特民族生活景观、历史传说等题材的许多优秀作品。经过30多年的孕育发展,麦盖提刀郎农民画已经成了刀郎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今的麦盖提县不仅人人会跳刀郎舞,而且成千上万的农民都成了绘画高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县经过专业培训,比较成熟的农民画家就有2000多人。今年6月,在首届中国新疆舞蹈艺术节文化艺术展上,麦盖提的农民画作品被搬到了展览现场。北京奥运会开幕前,麦盖提县还和浙江省一起在喀什举办了迎奥运农民画展,麦盖提的农民画家和浙江画家那风格迥异、多彩多姿的画作为奥运会增添了许多喜气。

    今年春暖花开的时候,笔者去了刀郎农民画的故乡麦盖提县库木克萨尔乡,车从一条乡间土路上飞驰而过,带起的尘土仿佛飘袅的烟纱,遮掩了绿油油的麦苗和淡粉色娇羞的杏花。突然,路边的绿树开始和屋舍更迭交替起来,那些虽然土气却拥着大片大片果园和篱笆围墙的土屋一律刷着白墙,像一座座别致的庄园,而那些白墙上,天哪!居然满满的都是画儿,所有的房屋都成了画板,所有的小路都成了画廊,你无法想象,一个僻远的乡村,居然成了艺术的天堂。农民们沾满泥巴的大手,也能让五彩的画笔自由挥洒,让人们看到心的飞翔。麦盖提最早的刀郎画家依明·帕托就出生在这儿,并且从这儿一直走到了巴黎。(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