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经济 > 名人档案 >

西域女强人张元清

时间:2010-07-20 00:35来源:中国妇女报 作者:聂欣 点击:
记新疆克拉玛依永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元清

没有哪一个浪潮比西部大开发来得更加迅猛、更加气势恢宏了。西部人做了多少年的梦,伴随着新世纪到来的第一缕曙光,被一种声音、一种力量突然唤醒。广袤的西部大地在激动中仿佛有了灵性,它敞开胸襟感悟潮起西部的壮美;倾听西部放歌的雄浑! 
 

<新疆永升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元清

  历史聚焦在西部,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关注那些风口浪尖上的西部人。张元清,这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正是用她的智慧和双手,在西部的大地上,实现了一个令人惊叹的创业梦! 

  她向我们走来,身影是那样的矫健;步伐是那样的坚定。如果不是她赫赫的业绩,我们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女人,会在大漠油田的天地之间写出如此雄浑壮美的一笔!然而,她做到了,她从26年前的一个家属工做成了今天克拉玛依永升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做成了一个赫赫有名的女企业家。 

  我们不妨翻开永升公司的汇报材料,看一眼它的业绩:它的前身是一个家属管理站,成立于1976年。26年来,她们发扬创业精神,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断发展壮大,现已发展成为集化工石油、房屋建筑、市政公用、水利水电、路桥、通信、消防、防腐保温、装饰装修工程施工和房地产开发、现代农业开发、生物技术开发、建材生产、食品餐饮业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公司现设10个部,5个子公司,19个分公司,拥有固定员工937人(施工高峰期达5000多人),资产总额3.04亿元;各类现代化设备600台(套);2001年实现产值5亿元,利润3200万元,是新疆施工能力最高、经济实力最强、知信度最好的企业之一。 

  从这些数字中我们看到的是企业的实力和今天。而数字背后的故事,却让我们看到了张元清更加真实的一面,看到了这个不凡的女人创业路上所有的奋斗与艰辛……  

  ●姐妹们,我们宁愿让汗水淌死,绝不让泪水淹死,拿起铁锨镐头,跟着我去干!  

  中国人都知道克拉玛依,它是中国近代史上一座真正称得上奇迹的城市。而创造这个奇迹,丰富和延伸这个奇迹的是一代又一代的克拉玛依人。 

  人们都说大漠是拒绝女性的,出入大漠深处的石油工不是女人干的。可是,在克拉玛依的建设史上,大漠和女性的名字从来就没有分开过。50年代末,爱国将领杨虎城之女杨拯陆奔赴这里参加石油勘探,在第一次西部大开发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如今,张元清率领着她的“娘子军”又在第二次西部大开发中奏响了人生的华彩乐章……  

  张元清至今还记得1976年的那一天,当了10年采油工的她同近千名女工一起,被转岗到了农场,成了家属管理站的一员。那一刻她是多么的失落啊,那跑了千遍万遍的大漠突然间离她十分的遥远;那些矗立在戈壁荒野的磕头机、采油树也在顷刻间变得十分陌生。10年前她从湖南桃江一个贫困的家庭来到克拉玛依,走进了被人称做大漠里的“黄羊女”的采油工队伍,她是那么的自豪,那么的令家乡的姐妹们羡慕。可现在,她又成了一名家属工,又干上了农活。不过,命运既然安排了她们转岗,她就一样可以将眼前的活干得漂漂亮亮,身为副站长的张元清这时候就显示出她性格中坚韧不屈的那股子劲儿,种菜、养猪,把农场整得红红火火。 

  机会出现在两年之后的1978年,家属站承包了一条20公里长的简易沥青公路修筑任务,站长带着100多号人全上去了。几个月下来,路没修出个啥样,妇女们却全都累惨了,纷纷哭闹着要调工作。张元清一看,主动请缨上阵,大伙哭闹得更厉害了。张元清吼一声:“姐妹们,眼泪是救不了我们的。宁肯让汗水淌死,也绝不让眼泪淹死,拿起铁锨镐头,跟着我去干!” 

  就这样,张元清带着姐妹们又冲了上去。那真是一段艰苦卓绝的日子,她们是咬着牙关挺过来的。没有人能想象,在大漠戈壁一锨一镐,用双手修一条公路是什么滋味,女人们手上的虎口被镐头震出了鲜血,凛冽的寒风中她们只能啃一些干粮充饥,一天下来,身子骨像散了架似的,连拿筷子的劲儿都没了。最急的要数张元清了,大伙要真塌下来,完不成任务她就没法向上级交待。 

  张元清也是女人,她比别人干得还猛还累,她还得操着所有人的心。而她生性就是个要强的人,一着急,满嘴起了燎泡,话都说不出来。但她不能叫苦,她得撑着。只有到了夜晚,望着天空中那一轮明月时,她才感到自己浑身疼痛,她才想起家中的亲人,丈夫、孩子……。许多个清冷的夜,她就是望着头顶的月亮一直熬到天亮的。也就是从那时起,她才知道,最美的月亮是在大漠戈壁的夜里才会出现的。  

  也就在这样的月夜里,张元清想出了一招:包工包料,实行定额承包。这一想法与当年轰动全国的安徽凤阳县小岗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几乎是同一时期产生的。没想到这一招真灵,调动了姐妹们的积极性,大家尝到了甜头,任务也顺利完成,一核算,有人竟然挣到了上千元。上千元在那个年代可是个不小的数目呢。更让她们高兴的是,除了发到大伙手里的钱,家属管理站还有盈余。这一下大伙可乐了,说只要能挣到钱,累趴下也不怕。张元清乘着这火候,又接连承包了几项修路和挖管沟的工程。几年下来,她们凭借铁锨镐头修筑的公路可以从克拉玛依延伸到天山脚下,挖的管沟可以折合克拉玛依到乌鲁木齐三个来回。 

  那是张元清最初的创业岁月,是伴着风雨,顶着严寒酷暑,流淌着血泪走过的艰苦岁月。正是在这样的艰难困苦中,张元清坚定了开创一番事业的决心,她要将家属连的姐妹们组织起来,进军克拉玛依的建筑行业。  

  她的决定令许多人惊愕不已。一个女人要在油城干建筑,这不是天方夜谭吗?可这偏偏不是天方夜谭,张元清说干就干,当她带领她的姐妹们在一片光秃秃的地上盖办公简易房时,一位领导竟丢下这么一句:“女人要能盖房子,我一脚就能踢倒!” 

  这无疑于兜头一瓢冷水,浇得大伙透心凉。可张元清心中的火却被这盆冷水浇得更旺了。她坚定地对姐妹们说:“怕什么?咱就盖一座房子叫他踢!”  

 张元清和女建筑人员在一起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