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私密家园 > 那些岁月 >

奎屯记忆

时间:2011-10-31 22:11来源:爬满青藤的小屋 作者:小屋 点击:
奎屯记忆

         那是1970年了,父亲在牛棚,母亲让我们几个轮流去看他,怕他因压力太大而做出傻事。
   六岁的我因是家中最小,所以先被派去。
   搭乘下来检查工作的农七师后勤部的中吉普似乎是我记忆中第二次坐小车,兴奋由衷。
   石子路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
   奎屯好美!
   九公里(大家都称这地方“九公里”,因有部队的兵站,也叫“兵站”)奎屯的南大门,从这儿到奎屯,一路下坡,双行道很宽,虽没铺柏油,依然显得那么气魄;路旁成排的长达九公里的沙枣树随风摇曳,枣花的香味和着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心驰神往;各种鸟的叫声混成一片响彻在被树林围绕的花园般的小镇上空。

         
   下午六点多,车到农七师后勤部,父亲不在,说是到很远的山里去拉羊粪了,正担心,不知谁去把父亲单位叔叔们喊来了,小尚叔叔,小姚叔叔,小张叔叔,还有几位现在忘了姓名的叔叔。好久不见,高兴的不得了,大家这个过来把我抱抱,那个过来把我摸摸,好不请亲切!
   以前在父亲的单位,我是很受宠的,可能娇小,也可能秀气,也可能从小仗义,让叔叔们感到是个小男子汉。但是,肯定一点的是,父亲是单位领导,老军人出身,有威信!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把他们作为好兄弟。谁的家人来了,父亲就请到家中,妈妈做饭;谁病了,父亲让妈妈好吃的饭(大多是汤面条加荷包蛋)让哥哥们送去。记得一个姓于的叔叔,腿摔断了,父亲从医院把他背回来,让妈妈给他做好吃的。父亲说,这些叔叔们都是从北京,上海,天津,武汉等地来支援边疆建设的,是宝贝,需要照顾,你们孩子们可要多尊重他们。因为平时处得好。所以,这么多年只要提起这些叔叔,我们弟兄总是象提起自己家人一样如数家珍,津津乐道的谈起他们。
   我问叔叔们,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呀,他们说,上级给他们办学习班呢。我问,那我爸爸是不是和你们在一起上学习班?小姚叔叔说不是,你爸爸是走资派,我们是坏分子,半斤八两差不多,只是你爸爸是当官的,得蹲牛棚,我们是兵娃子,上学习班。我当时觉得很难过,心想我父亲要是坏分子就好了,可以和叔叔们上学习班而不用去蹲牛棚。

           
   晚上该吃饭了,我随着叔叔们去后勤部的大食堂,菜是大白菜炖豆腐和粉条,主食包谷面发糕,这和那个年代的春末夏初北疆的饮食大致差不多,没什么新鲜的。但当拿到叔叔们给的发糕时,心中不免难受起来,做发糕的面捂了,发出难闻的味儿。小尚叔叔看到我这样,忙说,将就着少吃点,晚上吃好的。我的心里顿觉高兴起来。
   父亲回来了,从前刚毅顽强有如山一般的父亲显得那么憔悴,又黑又瘦,黑又硬的络腮胡子好长。父亲看到我很是高兴,一把抱起我,抱得那样用劲。
   父亲的牛棚不是我先前想象的那么吓人,它类似现在的半卧式住宅,土块垒砌的屋子大部分在地下,上面有半斜的屋顶,坐北朝南,简称“半地窝子”。进屋得下台阶,里面的屋顶可以看出是木头的梁,上面再铺些苇把子。沿墙有六七张床,显的很拥挤。床上歪躺着一些和父亲岁数差不多大的老汉,个个也是精疲力竭无精打采的样子。
   我随父亲进去,躺在床上的人看见我来都呼呼啦啦的起来了,这个问,是老几?那个问,几岁了?还有的问,小子,还认得我吗?我都一一做了回答。我可以看出,我的到来给这间小屋暂时带来了一丝生气。趁着屋里气氛逐渐的高涨,我悄悄的对父亲说,晚上我要到小尚叔叔他们那里去吃好东西呢,只见父亲犹豫了一下说,好吧,去就去吧,你的那些叔叔们可能会因这事儿惹麻烦,你得注意点。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