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私密家园 > 那些岁月 >

我的父亲——王隆

时间:2012-06-05 22:40来源:125团 作者:王振兰 点击:
口述:王振兰 整理:朱雪萍

       我是父亲最小的女儿,叫王振兰,今年37岁。生长在农七师130团、125团。记忆中小的时候虽然不常见到爸爸,但是,爸爸时常用三句话教育我们兄妹五个:做人要诚实。做事要认真。遇事要冷静。我们姊妹五人又把父亲的谆谆教诲传授给了下一代。

      光阴荏苒,时间推移到七、八十年代的团场,那个时候一二五团场很穷,经济很落后,干部职工生活都很苦,一年一场风,两眼泪汪汪。一件衣服老大穿了,老二穿,缝缝补补老三老四接着穿,一间屋子不够住,就在房后接‘火车皮。’无论是干部还是职工,大家都是一心扑在工作上,干部与职工打成一片,同吃同住同劳动,同甘共苦,两头不见太阳,家家户户的小孩子都送去托儿所,大人们很少操心家里的事情。我们姊妹五个,从小时候爸爸就很少有时间,过问我们的学习、生活情况,有时,很多天见不到爸爸一面。爸爸有车,我们确几乎没有坐过他的车,爸爸常常说,人家孩子能走路去上学,你们为啥就不能走路去呢?有一年,我去一二三团护校学习,经常是因为回家没搭上班车,就只好骑自行车回去,路不好走,往返需要好几个小时。

      爸爸平时从来不要我们占公家便宜,从来不要我们有高干子女的想法,从来要求我们要生活俭朴,不准浪费。前些年,施行房屋危改,我们家连三万块钱,都拿不出来,爸爸用他自己的行动教育我们,为人要正派,做事要清白。谁也不会懂得,团长家里的孩子,小的时候也吃麸皮面馍馍,玉米面窝窝头,也喝菜汤汤长大的。

      我还记得小时候在一三0团生活的那段日子,有几次爸爸带着人家的孩子来家里吃饭,说是他们家里没饭吃了,吩咐我们赶快给盛饭,拿衣服给他们穿。后来才知道,那几家的家长都是吃住在不同营区的干部,长时间不回家,几个上学的小孩子饥一顿饱一顿的,爸爸听说了,就把他们带回家中给吃给穿,嘘寒问暖。

      记忆中,只要谁家有困难,爸爸总是毫不犹豫地去帮助。

       每年过年,爸爸总是与团里的领导一起走家串户,不光是慰问贫困户,还对先进连队的领导进行慰问。很少与我们一起吃顿年夜饭。

       有一回,我们学校演出,欢庆‘六一’儿童节,我想买一双新凉鞋穿,结果晚上爸爸回来,妈妈给他讲了,爸爸把我叫到里屋说:“兰兰,你脚上穿的鞋子虽然不是很新,也不是很旧嘛,爸爸答应你,以后有机会外出了,一定给你买双最漂亮的心凉鞋穿,这次就算了。”

       原来是二连连长魏玉民叔叔家里的孩子得了急病,爸爸刚好去连队检查生产,知道了以后,就把家里仅有的几十块钱都给了人家,爸爸说给孩子看病要紧。

       为了改变团场一穷二白的面貌,我经常看见爸爸晚上坐在灯下,眉头紧锁,不断地思考着,我记忆最深的是一九八五年,一二五团的干部职工群众实现了家家户户大米白面管饱吃,再也不为吃不饱饭发愁的目标。

       那段日子,爸爸回来脸上总是笑呵呵的,我也敢与他讲话了。

       一天夜里十一点钟,我正躺在床上看书,爸爸走过来温和地说:“兰兰,要好好学习,将来的路要靠自己走,不要想着爸爸是团长,就想干啥就干啥。爸爸也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只有吃得苦中苦,才知道‘锅’是铁打的,才会珍惜来之不易的好日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起爸爸的一生,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真的是太多、太多了。爸爸时时用自己的言行感染着我们,时时提醒我们要做社会有用的人。
 


1992年时任农七师副师长的王隆(中)与当时的师长任友志(左)在125团政委秦山鼎(右)的陪同下在125团一个养羊场察看羊羔的生长状况。(摄影与图片提供 龙宗翥)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