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私密家园 > 那些岁月 >

忆老沙

时间:2014-06-24 10:59来源:新疆 作者:邵 强 点击:
忆老沙-沙明 作者 邵 强
    沙明同志去世快一年了。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那是2013年国庆节前的一个清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电话那头传来沉痛、带有点哽咽的声音:沙明走了!听到噩耗,我震惊,我意外,我一点也没有心理准备。这么棒的身体,这么好的精神,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他才78岁呀!然而,这是无情的事实。
    我和沙明同志相识,已经20多年了。1986年10月,自治区广电厅的领导班子作了一次调整,沙明由自治区人大常委会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调任自治区广电厅厅长,我则由电台新闻部主任出任广电厅副总编辑。在广电厅的班子里,我们一起共事了五年。这以后,我虽然调离广电厅,但一直在新闻宣传部门工作,沙明同志则在厅长的岗位上一直干到退休。用流行的话来说,我们始终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他平易近人,没有丝毫领导的架子,我们从来不叫他厅长或者主席(后来他被选为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只是亲昵地叫他“老沙”。
    老沙的事业心极强。从1970年,他离开西北民族学院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民族部任职,到1986年出任广电厅厅长,他把自己的大半生奉献给了广播电视事业。上世纪80年代中叶,新疆处于改革开放初期,百废待兴,自治区的广播电视建设和发展,面临着许多困难,特别是资金的紧缺。而那时资金的渠道,主要来自国家和自治区的拨款。为了争取国家和自治区对新疆广播电视事业的支持,老沙年复一年,奔走呼号,几乎跑遍了国家和自治区的许多相关部门,这里包括国家计委、广电部、国家民委、自治区计委、自治区财政厅,用他的话来说,“该磕头的磕头,该烧香的烧香”。经过老沙多年的努力,在国家和自治区争取到了3个多亿的建设资金,为新疆广播电视事业的发展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看到现在自治区各地建起了那么多电台、电视台,装备了那么多先进的设备和装置,自治区广播电视事业呈现出那么繁花似锦的局面,这中间,不知老沙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心血。
    这里,我特别想说一说老沙对新疆人民广播电台的建设和发展所作的贡献。有两件事,我是永生难忘的。
    首先是解决广播记者录音设备的问题。新疆人民广播电台是一个穷台。当年,记者的采访工具只有钢笔一支,后来有了几块“砖头”(貌似砖头,没有外接电源的简易录音机),记者分都分不过来,就是拿到了这样的录音机,也不可能搞出像样的录音报道。而广播是靠声音传播的,没有像样的设备怎么能搞好广播呢,我反复向老沙诉说我的苦衷。作为老广播,他完全理解。这以后,他带着我,找财政厅、找外汇管理局,甚至找到自治区主席司马义·艾买提。终于找到了一笔外汇,电台一下子进了一百部当时最先进的日本索尼录音机。设备解决了,电台的录音报道、电台的宣传质量有了明显的提高,大家皆大欢喜。
    第二件事,是蒙、柯语分频播出。为了满足柯尔克孜族群众的收听需要,上世纪80年代中期,电台在原有的维、汉、哈、蒙广播的基础上,增开了柯语广播。但由于频率资源有限,柯语节目只能在蒙语播音的间歇中插空播出。广大柯尔克孜族听众很有意见。当时的柯语组组长尼亚孜,这位在柯族群众中享有很高威望的老知识分子,多次找到我,要求解决分频播出的问题。他风趣地打了个比方:“我和阿格达(时任广电厅副厅长,分管蒙语广播)两个大人骑一头毛驴,怎么跑得起来呢?想办法给我一头小毛驴吧。”我把尼亚孜的话如实向老沙报告,他笑笑说:“那就找驴吧”。老沙先是跑自治区计委,立项。以后又“跑步前进”,到国家广电部要到了设备和频率。经过多年的努力,蒙、柯节目终于分频播出了。喜讯传遍了天山南北,柯尔克孜族群众欢欣鼓舞,把它看成是党和政府对他们的关怀。尼亚孜则高兴地走路都唱起了小曲,他逢人就说:我有毛驴骑了,“ 我有毛驴骑了。”
    老沙为人热情、诚恳、豁达,人缘特别好。作为新疆的回族人,老沙是天生的翻译料。厅党组开会,他既是厅长,又是当然的翻译。广播电视事业发展迅猛,经常遇到一些新技术、新名词,一些民族领导听不懂,老沙就用流利的维语给他们翻译,一下子就沟通好了。每逢肉孜节,我们都要到老沙家里“闹一闹”,一起吃肉、喝酒,兴之所至,还唱歌跳舞。沙夫人的厨艺特别棒,她做的粉汤味道鲜美。我们经常吃了以后还要再添一碗。那些年,到老沙家喝粉汤,是我们过节的首选。至今我还保留着在老沙家吃肉喝酒的照片呢。
    最让我佩服的是他退休以后的心态。作为一位广电厅的老领导,作为一个省部级干部,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以后,“门庭若市”变成“门可罗雀”,这样的变化,他能适应吗?几回我到他家串门,发现他对此十分坦然。在红山路他住的那栋小楼边,有一块小荒地,两口子一起把这块地开了出来,栽花,植树,还种一些时令小菜,过起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他家边上就是红山)的生活。有一次,我们谈到“人走茶凉”的话题,他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他认为这很正常,退下以后生活比较清闲,而在位的同志很忙,哪有那么多时间向你嘘寒问暖呢?如果老是怀念在位时那么多人围你转的风光,岂不自找烦恼?实际上,老沙退下来以后,依然关心国家和自治区的大事,依然热情支持帮助在位同志的工作,结果“茶”不仅不“凉”,而且一直“热”着呢。
    拉拉杂杂写了这些,就此打住。这,就是我心目中的老沙,我的老领导、老同事、老大哥!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