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私密家园 > 那些岁月 >

奶奶的酸汤

时间:2014-08-14 19:04来源:新疆 作者:张效仁 点击:
奶奶的酸汤 作者 张效仁

      人们在吃饭的时候,往往喜欢喝点汤。在广东一带,是饭前喝,说可以开胃;在新疆各地,是饭后喝,说是为了灌缝。无论是饭前喝,还是饭后喝,汤已经成为人们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由于地域的不同,口味的差异,不同的地方,汤的类型五花八门。东北人喜欢喝酸菜粉条汤;江浙一带喜欢喝排骨汤、鲜鱼汤、冬瓜汤、鸡丝汤。而在新疆,最有名的可算清炖羊肉汤、牛肉丸子汤。这些林林总总的汤,各有各的味道,各有各的妙处。处在不同地域的人们,也往往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而对我来说,再鲜再美的汤,也比不上奶奶做的一碗酸汤。

      17岁那年,我离开生活了整整10个年头的焉耆,离开了日夜相守的奶奶,考入乌鲁木齐一所师范学校。由于家境贫寒,进入师范,纯粹为了吃饭(师范学校不用掏伙食费)。在学校的3年,我成天吃着一成不变的大锅饭,喝着涮锅水一样的清水汤,不由得又想起了奶奶做的那一碗酸汤,思念之情难以言表。由于买不起乌鲁木齐至焉耆往返的车票,我整整3年没有见过日思夜想的奶奶,也没有喝过奶奶做的酸汤。

      1958年的6月,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到乌市一所中学任教,并且领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四十五元二角整。手中有了钱,我首先想到的是,要去看看整整3年没见面的奶奶。因为父母远在外地,我从小就跟奶奶生活在一起。晚上和奶奶睡在一个炕上,清晨天不亮奶奶就开始为我们张罗早饭。冬去春来,整整17个年头。奶奶把我送上了去乌鲁木齐的长途班车,从此两地相隔,再也没有见面。

      当我拿到人生的第一笔收入时,自然会想到给奶奶买点礼物。但是,买点什么呢?却又让我犯了难:奶奶是旧社会过来的小脚妇女,买件衣服吧,市面上又没有那种对襟的大褂;还是在大十字一家天津人开的商铺,买了一顶黑色金丝绒的圆帽作为礼物送给奶奶,提着行李,拿着给奶奶买的礼物,我踏上了回家的路。

      上世纪50年代,从乌鲁木齐到焉耆没有大轿车,大家都坐敞篷的大卡车。车上蒙着一层黄色的帆布,人都坐在卡车的车厢里。旅客自带行李,上车后把行李整齐地码在车厢两侧,人就坐在行李上。乌鲁木齐到焉耆400多公里,现在有了高速路,四五个小时就到了。而那时,公路都是砂石路,汽车要走两天。第一天晚上住托克逊。托克逊的7月,骄阳似火,热浪滚滚,天上刮的风是热的,河里流的水是热的。旅馆里的床也是热的,人躺下去,身子下面的凉席,很快就印出一个完整的人形,好像一幅水墨画。熬着40多摄氏度的高温,好容易刚刚入睡,却隐隐约约地听到了簌簌的响声,赶快爬起来,打开灯一看,只见一只蝎子,正在苇席底下蠕动。我鼓足了勇气,拿起一只鞋,将蝎子拍死。这一夜,我迷迷糊糊地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又迷迷糊糊地随同车的人上了车。

      有这样一句唐诗:“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说来也奇怪,离家越近,我越有点胆怯起来,我担心阔别3年的奶奶,是不是变得更加憔悴?奶奶的白发是否又多了许多?奶奶的那双小脚是不是又磨了血泡?奶奶那心口疼的病有没有加重……带着一连串的思念和担心,我终于迈进了家门。

      奶奶用流不完的眼泪迎接了我,我随着一声深情的呼唤,扑进了奶奶的怀里。我用双手抚摸着那青筋暴起的双手,给她一遍又一遍地擦去簌簌而下的泪水,长久长久地不说话,一动不动地在那熟悉的砖地上站着、站着……

      奶奶开始为我张罗晚饭。她拿出一个小盆和好面,又站在小凳子上,颤颤巍巍地在柜子里翻腾,翻了半天,才从柜子深处拿出一瓶清油。她说,“早就知道你要回来,我就把这瓶胡麻油留了下来。这是你大姑从铁干里克捎来的,我没给他们吃,一直给你留着。胡麻油比菜籽油好,没有生油味,最适合烙饼。”她一遍一遍地揉面,一刀一刀地把葱切成细丝,又把早已准备好的焉耆大头鱼炖进锅里,然后就坐在她日夜守候的小风箱旁,问我分配到哪里工作?学校的伙食好不好?有没有找到对象?她一边拉着风箱,一边对我说,千滚豆腐万滚鱼,鱼炖的时间越长越有味,再好的饭也没家里的好吃,再好的地方也没家乡好。不一会儿,饭就做好了,奶奶当然也忘不了给我沏了一盆香喷喷的酸汤。我吃完了饭喝着奶奶做的酸汤,又禁不住流下了眼泪,那滴滴热泪竟流进了汤里,和汤混合在一起,和那飘起的滴滴香油融合在了一起。

      参加工作以后,走南闯北,吃过不少的美味佳肴,喝过许多不同口味的汤。但我始终忘不了奶奶的那碗酸汤。因为它是那样的醇香,那样的诱人。那酸辣可口、香气浓郁的味道,喝到嘴里,满口留香;进到胃里,九曲回肠。喝第一口,胃口大开;再喝下去,便满头大汗;喝到最后一口,依然余香缭绕。

      多少年来,我曾暗暗地问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喝奶奶的那碗酸汤?为什么会那样牵肠挂肚,久久不忘?”其实,奶奶的酸汤用料十分简单:一根大葱、几瓣生蒜、数根香菜。把这些食材剁成细末,用滚烫的开水冲沏,再加上些许香醋,滴上几滴香油,拿盖子盖上,焖上几分钟即成。这么简单而又廉价的一碗清汤,为何对我有如此的诱惑?我沉思良久,终于有了答案:那是因为那碗汤里,有着奶奶的体温,有着故乡的味道。那是因为,那碗汤的制作方法,是从她的故乡天津杨柳青,带到这塞外的边疆,又传给了她的子子孙孙。这味道,这情谊,能有什么样的美味佳肴能与其相比呢!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